第9章 原来是黎太太啊!
A+ A-

骨头都裂了!身上还全是鞭伤,这还能叫而已?!

顾盼盼觉得自己的血都涌到了脑子里,“黎天戈,是你让我不要忤逆,要我顺从你,我做到了,现在你又想怎么样?”

看着顾盼盼心惊胆战,非常生气却又不敢发作的样子,黎天戈感觉浑身非常舒坦,连呼吸都顺畅多了。

他慢悠悠地打了个响指,“顾小姐,你别激动,我只是提醒你要继续好好表现,莫要挑战我。”

“黎天戈,你个王八蛋!”顾盼盼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你最好给我言而有信,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照顾好孩子!”黎天戈得胜地离开了卧室,留下顾盼盼气得七窍生烟。

过了一会儿,陆阿姨过来劝说顾盼盼,“夫人,你哥哥没事你应该高兴,别生气了。”

顾盼盼一想也是,至少哥哥的伤口得到了包扎,而只要她对黎天戈顺从,短时间顾子辉应该不会再被打。

现在,与其生气不如早点救出哥哥再做打算。

准备了好几日,顾盼盼终于得到黎天戈的首肯,由陆阿姨和两个保镖跟着去逛街。

到了商场,顾盼盼带着陆阿姨假装购物,两个保镖远远地跟着。

刚转到二楼,她就借口累了,说要休息。

陆阿姨立即递给她一张商场VIP卡,“黎总说了,商场有他的专属休息室,夫人累了可以去。”

顾盼盼一想正合我意,马上兴冲冲带着陆阿姨过去。

两个保镖守在门口,而陆阿姨在顾盼盼吩咐下,拎着一只印有LV LOGO的购物袋出来,走了几步,朝两人招手让过来,神色如常的说道,“夫人口渴了,想喝家里的凉茶,你们俩谁回去取一下?”

“黎总吩咐,让我们寸步不离跟着夫人,我让人送来就行,也能更快点。”两个保镖相互看一眼,高个儿的作为代表开口,谨慎的很。

“也行,还是你们想的周到。”陆阿姨点点头,转而又道,“我去替夫人换这件裙子,夫人更喜欢另外一件蓝色的,说是显瘦。”

两个保镖点头,在她询问要不要给两人带些饮料时,又推拒了。

陆阿姨这才离开,去LV专柜,而在他们说话的时间里,顾盼盼已经贴着墙根溜走。

…………

顾盼盼出门便打了一辆出租车,将昨日在软件上截屏记下的地址给了司机,司机一听那么远,又见她从这种商场出来,立即狮子大开口,叫价五百。

顾盼盼根本没那么多钱,下意识看了看手里的钱包,顾家出事她的信用卡全部被停了,今天出来买东西负责刷卡的是陆阿姨,黎天戈就没让她接触钱。

“行,到地方再支付可以吧。”她琢磨着自己可以先管朋友借钱救急,回头就给还上。

但司机接触的人多了,一眼看出顾盼盼的心虚,不耐烦地破口大骂,“没钱就不要打车好嘛,浪费我赚钱,穷鬼!”

说完,一脚油门扬长而去,留下顾盼盼在风中凌乱。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黎太太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声音高得非常刻意,“怎么,你出门黎总没给你配车吗?居然还要打车。啧啧啧,看来嫁入豪门也不见得多幸福嘛!”

顾盼盼转过身,就见穿着嫩黄色超短裙,踩着白色恨天高,拎着EU当季最新款包包的宣晴正挽着韩越的胳膊向她走来,一脸的幸灾乐祸。

“宣晴,别这么说。”韩越用胳膊碰了碰宣晴,继而看向顾盼盼,“盼盼,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要去哪里,我送你。”

“亲爱的!”宣晴一听马上不依了,撒着娇抗议,“人家一会儿还想去做spa,你陪我嘛!”

“可是……”韩越看着顾盼盼的眼睛满是不忍,他就知道黎天戈不会好好待她,居然让她沦落到打车没钱的地步。

顾盼盼太了解韩越了,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怎么想的,他是还爱着她,心疼她,但他的爱太廉价,在她拒绝婚前性行为后就跟宣晴上床,在顾家出现变故时听从父母吩咐,不仅不帮忙还落井下石,甚至在那天的婚礼上还想强行伤害她!

别说她已经和黎天戈结婚,受到黎天戈的控制,即便自己是自由的,也根本不可能再接受韩越,不报复这两人,已经是她退让一步了!

心中这般想着,顾盼盼没理会两人,只注意着路上的车流,想再打一辆出租。

宣晴却不放过奚落她的机会,接过韩越的话头就道,“可是什么啊,人家现在可是互联网和金融界新兴权贵黎天戈的黎太太,用得着我们操心吗?”

“你瞧瞧,这身上穿的,还不知是什么大牌的衣服呢,我们都不认识,黑黢黢的跟乌鸦一样,别人想学还学不来呢!”

顾盼盼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休闲服,是她特意为了行动方便穿的,确实没有名牌logo,不想在这里被宣晴给diss。

眼看着停下脚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顾盼盼不想在这里引人注目,便冷声呵斥道,“我过什么样的日子,与你们无干,让开!”

说完就想绕开两人,毕竟属于她的时间不多,一旦离开过久,保镖察觉或者陆阿姨暴露,还不知黎天戈会怎么惩罚自己呢。

他那么心狠手辣的人,顾盼盼可不想再被他抓住小辫子,否则哥哥和父亲就要更受罪。

“哎呦,盼盼,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果然是阔太了,说话都这么横!”宣晴好不容易占了上风,哪里肯就这样放过她?

“可是我怎么听闻,黎太太怀孕后不怎么出来?不会是被黎天戈软禁了吧?哈哈哈!”

宣晴怎么会知道这些?

顾盼盼闻言后背一僵,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也钻入耳中。

“哦,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原来她就是那个嫁给仇家的顾家女儿啊,怪不得!”

“就说她怎么和黎天戈结婚了,原来是奉子成婚,手段倒是厉害,只是婚后生活也不怎么样嘛!”

“听说黎天戈总是家暴她,经常去医院……”

……

一声声不怀好意地话语,像一把无情的利刃狠狠地割在顾盼盼的心上。

这种被人评头论足的感觉实在太糟糕,她攥紧了拳头,定定的看着始作俑者,“宣晴,我们之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