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如果孩子没了
A+ A-

看着那些脸上洋溢着笑容的来客,听着宴会里放着的婚礼进行曲,顾盼盼却感受不到一丝喜悦。

黎天戈被众人簇拥着走过来,黑色的礼服衬得他更加高挑耀眼,头发被梳了上去,剑眉之下双眼黝黑幽深,仿佛承载着万千星辰。

哪怕没有丝毫感情,望着她时,也让别的女人羡慕嫉妒。

“久等了,我的妻子。”他靠近她,牵着她的手,嘴角微微上扬。

这是顾盼盼第一次看见温柔绅士的黎天戈,他的脚步不快,像是在故意关照她,目光也时不时的落在她身上,好像全部注意力都被她吸引。

周围的人一阵唏嘘,“都说顾家和黎家是仇家,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一桩好姻缘。”

“是因仇生爱吧?新娘倒是对自家破产的情况不太在意的样子,也不管家人被祸害成什么样了。”

“谁知道里面是有什么内情,前不久这个顾盼盼不还和韩家小子在一起么。”

“别说了,开开心心参加婚礼就成,得给黎总面子。”

……

听着那些言论,顾盼盼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干脆不再勉强自己,她偏过头,不想看黎天戈这张脸,视线却被一对男女吸引。

不是冤家不聚头,那穿着白色长裙和深灰色西装的一对人,不就是宣晴和韩越,是谁让他们进来的?!

顾盼盼努力克制住步伐,继续前进。

宣晴突然出声,“啧啧啧,没想到她这么有能耐,这么快就睡服了仇人。”

“阿越,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多么贞洁,死活不让你碰,遇上别的男人,却迫不及待地往床上跑!你说奇不奇怪?”

顾盼盼把宣晴的话听在耳中,眉头拧起,手指在裙底下握成一团,很想大声反驳宣晴,让她闭嘴!

然而理智让她继续往前,万万不能因为这事儿就出差错!

韩越喝道,“够了,别说了!”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仪式走完顾盼盼从洗手间出来,刚要回房休息,手臂被人狠狠一抓,连拖带拽的拉到了宴会外的花园里。

她用力挣开,眼前正是多日不见的韩越。

他表情激动,“为了钱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的和那个男人上床?你要多少!我也可以给你,为什么不能是我!”

“你能救我爸出来?能出手帮顾家?”顾盼盼冷笑一声,转身想要走。

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

她们可以在破产后过贫穷些的生活,但家人得在一起!

而不是家破人亡,眼睁睁看着父亲在狱中受苦,哥哥不知所踪,母亲整日以泪洗面!

脚步刚迈出一步,手臂就被韩越狠狠一拽,下一秒,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转了个方向,用力的撞向背后的胸腔。

韩越顺势低头质问,“你告诉我,我到底哪点不如黎天戈!凭什么你就愿意这么贱兮兮的去讨好他?!”

“你哪里都不如他,满意了?”顾盼盼用力挣扎,想要推开他。

韩越的手劲却越来越大,甚至还朝着她涂抹鲜艳的红唇亲去。

“你放开……”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袭来,韩越突然松开,顾盼盼却害怕得不敢回头,因为这声音的辨识度太高,她不敢想象黎天戈会借此怎么惩罚她!

黎天戈额头的青筋暴起,面色铁青,任何男人都接受不了自己的妻子和前男友亲亲我我,即便他对顾盼盼有恨无爱!

下一秒,他朝着韩越的脸就是一拳。

丢下警告,让韩越愤恨却不敢还手,黎天戈拖着顾盼盼就往婚房走。

甩上门,顾盼盼被粗暴的扔向婚床,她疼得感觉骨头就要散架。

黎天戈眼神凶狠,“你就那么离不开男人?”

下一秒,不等她回答,他用力地扑向她,把婚纱撕了个粉碎,一股蛮力横冲直撞,没有一丝轻柔和小心。

“痛!”顾盼盼尖叫出声,觉得腹腔快要被捣碎。

黎天戈却像失去理智一般,全然不顾她的呼喊,越发凶狠起来,不知过去多久,顾盼盼只觉得xiashen疼得麻木,一股热流猛地冲上来,床单被浸湿。

黎天戈的动作突然停了,呆愣了几秒。

她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又是在医院。

“黎夫人现在正是怀孕的敏感期,不适合剧烈运动,这次下体流血,孩子险些流掉,下次就不一定这么幸运了,一定要格外小心。”医生离开。

顾盼盼盯住黎天戈的脸,嘲讽的笑出声来,“新婚礼物,真是惊喜。”

黎天戈见她笑,眉头紧皱,“你想要这个孩子流掉?”

她盯着他阴沉到极点的脸,笑意越发夸张,整个胸腔都跟着用力,“你想要折磨我,我也想看看你被我折磨的样子!”

他用力掐住她的下巴,一点点移到脖颈,“我劝你别惹火我。”

“要折磨你的方法,我多的是。”黎天戈手指用劲,顾盼盼的脖子被死死掐住,一秒一秒,空气逐渐变得稀薄,她快要窒息,痛得面部狰狞,双眼上翻!

终于,他的手一松,顾盼盼顾不上疼痛用力吸气。

他是在告诉她,她的命,掌握在他的手中!

“从今天起,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离开别墅半步!惹火我,我就拿顾子辉和你爸的头来见你!”

说罢,黎天戈用力将她摔到一边,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顾盼盼被软禁在别墅里,手机被收掉,没有家人的音讯,她与外界彻底断了联系。

白天还好些,无眠的夜里,她总是忍不住想,母亲还好吗,父亲又受了多少牢狱之苦?顾子辉呢,现在被黎天戈折磨成什么样了?

整日整夜的睡不好,又心思重,以至于她肉眼可见的瘦了下去。

黎天戈接到佣人电话,过来时,就看到顾盼盼坐在窗前,好像被人抽干了生气的布娃娃,还是骨瘦如柴那种,呆愣愣的望着窗外,目光涣散毫无焦点。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走近好一会儿,顾盼盼才发现自己被阴影笼罩,回过头看他,却没有更多的反应。

“你是在向我抗议?想慢刀子杀死孩子?”

低沉阴冷的嗓音如同一把冰刀,骤然戳入心口,顾盼盼反应过来,嘴刚张开还没发出声音,就听到男人冷厉的警告。

“如果孩子没了,你父亲就等着坐一辈子牢吧,你自己掂量着办。”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