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公道
A+ A-

这人都走出家门口了,想着马上手里就会有一百万正是兴奋不已的时候,谁成想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你们是什么人?我报警了啊,警察马上就到!”说着就拿出来手机要拨电话。

下一秒手机就被人从手心里抽走了,紧接着传来一道低沉却一听就是什么大人物的声音。

“张先生,我知道你的弟弟出了这件事情你很伤心,但是现在我希望你能够好好配合。”明明是请求的话语,却跟命令没有什么两样。

因为这件事情出的突然,除了临近的几个邻居知道,他连亲戚们都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的?

“你是什么人?况且在重症监护室里的是我弟弟不是你弟弟,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心里想着得赶紧过去,要不然对方反悔不想给这么多钱了怎么办?

君泽允倒是破天荒的没有因为他语气上的不在意而生气,反而让助理拿出来提前准备好的东西。

助理拿出来一个箱子,当着这位见钱眼开的人打开。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的母亲是希望这件事情能够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希望还自己儿子一个公道。”

那人一听君泽允提起来自己的母亲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那个老婆子知道什么?人都已经这样了,说那些有的没有有什么用?还不如私下了结,还能够给家里贴补一下,住医院需要多少钱她又不是不知道!”

人情就是这么淡漠,身为哥哥,现在想的不是赶紧让自己的弟弟好起来,竟然想着怎么能够多要点钱好让家里好过一点。

“那如果老太太知道今天你背着她出来收钱,你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虽然老太太现在已经不怎么管事了,可是老太太底下还有好几套房产,老太太当初也放话了,若是谁不听话,到时候她就拿着遗嘱去公正,让他们谁都捞不到一点好处!

所以这位一听到他们提起来老太太就更加知道事情不是自己想的这么简单了。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况且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好像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好端端的竟然半路出了这么个叉子,真是晦气!

说话间助理已经将那个箱子打开并且转到了这人的面前,这位张先生看清楚箱子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眼睛都直了,久久移不开眼睛。

事情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君泽允勾唇一笑:“今天来只是有一个交易想要跟你谈谈,就是不知道张先生……是否有兴趣了。”

说话间君泽允还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一串钥匙,好像刚才拿出来这些钱的不是他一样。

不过这点钱,对于君泽允来说,确实是不算是钱。

那位张先生见到这些钱之后哪里还有刚才的半分硬气,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您想要我做什么事情直说就是。”

这些钱看起来少说也有一百万,他真是出门就碰上财神爷了。

君泽允勾唇一笑,示意助理传达他的意思。看着眼前的人一副马首是瞻的样子,他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他倒是要看看,单凭她那个连救她都需要自己帮忙的师兄能够帮她到什么地步!

安然,既然你想要玩,我一点都不介意陪你。

安然给受害者的家属打了几十通电话,无疑都是没有接通,有些沮丧的拿起来自己的手包,转身走了。

她没有坐车,而是沿着街道一直走。她实在是想不通事情到底是那一个环节出了错误,对方已经答应好了一边拿钱一边和解不是吗?况且这件事情真的闹大了对两方都没有什么好的影响。

虽然他们一口咬定是安浩造成的过错,但是跟他们找不到安浩减轻罪责的证据一样,他们也是没有正当的证据证明事情就是安浩做的。

私下和解对双方都有好处。

她越想越觉得这事情不对劲,之前她一边被君泽允逼着,这边自己的母亲又着急将安浩弄出来,现在这么一想就觉得事情的疑点越来越多。

在外边一直晃到了晚上安然才缓步往所谓的那个家里走去。

杨红梅现在年纪大了,对于安浩发生这样的事情她除了干着急还有给安然施加压力再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所以安然一回家杨红梅就站起身来一脸着急:“给你打了这么多通电话你怎么一个都没有接?”

听着杨红梅的这句问话,安然有一瞬间的恍惚。从小到大她没有没有体会到过父母因为联系不上她而着急的情况。

虽然……这全部都是因为她在担心安浩。

听见杨红梅的话安然下意识的将手机拿出来,可能是杨红梅电话打得实在是太多了,手机早就没有电了。

“下午开会的时候静音了,后来忙就忘了调回来。”安然有气无力的解释,一方面要工作,一方面又要想着安浩的事情怎么解决。

虽然上次的关于她买醉的新闻已经过去两天了,但是大家好像根本没有事情需要忙,到现在还在拿这个新闻津津乐道。

根本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下腹受了伤还没有好利索,隐隐有些发痛。

看见安然紧紧拧起来的眉心杨红梅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你不接电话我说你几句你还不乐意了?我告诉你,赶紧把小浩的这件事情解决了,否则我们家可不容你这么离过婚的人这样住下去!”

说着还一脸的嫌弃。

安然脸色发白,悲怆的望着杨红梅,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看看,这就是那人人称赞的母爱,可以毫无负担的向自己的女儿说出来这么恶毒的话。

“安浩的事情我有着手在解决,但是妈妈,您好像忘记了这房子是我买的,若不是之前……这房子也不会是安浩的名字!”

杨红梅一听这话就变了脸色:“你弟弟现在还在看守所待着,现在你竟然开始有心情谈论起这房子的归属权的问题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