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胎气不稳
A+ A-

宁承玉唤来了杏儿,对着她叮嘱一番,杏儿心领神会,接过宁承玉给的纸包,就退下了。

杏儿离去后,宁承玉接触到春雨递过来的疑惑眼神。望着那清澈的眼眸,宁承玉偏过了眼。

所以这些肮脏下做的事情,她才只交给杏儿去做,就是不想脏了春雨的手。

陈氏会用药理来对付她,不代表她宁承玉就不会。

她虽然不像娘亲清河郡主一样精通药理,但跟随娘亲十几年耳濡目染,就是看也看会了一些。足够让她陈氏栽跟头。

杏儿那丫头心狠手辣,正是好用的一把刀。

当晚,宁承玉刻意在廊前点了灯,望着窗外杨柳梅月,自是毫无睡意。

她在等。

甚至春雨担忧地问:“小姐还不歇下吗?”

宁承玉面上含着清淡的笑,幽幽看着陈氏的院落:“等着,春雨,今夜有好戏瞧呢。”

春雨默默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只得走上前,亲手将盆里的火炭拨的更暖和了些。

宁承玉的身子虽然看着无事,上次落水的病根其实一直未除,撇去那夜夜惊梦不提,更是畏寒了许多。她自己犹自支撑,可是春雨看在眼中,却是心如明镜。

还不到子时,果然就看见东边的院落,燃起了火把,显然是主人被惊醒起夜了。

而宁无求恼怒的身影,就从火光中出现,他大踏步地从东边陈氏的院子里出来,面上的面容是极为震怒,显见得是被极深的惹恼了。

而陈氏的哭声,隐隐约约地自暗黑里传来。

还有听到宁无求凶狠的骂声,“厚颜无耻”、“不知羞”等字眼……

宁承玉微微一笑。

早已有好事的小丫头,围在院子周围窃窃私语:“听说陈氏在伺候老爷的时候,突然落了红,惹得老爷十分恼怒,可真晦气呢!”

另一小丫头说:“这种事、怎么会不晦气,老爷定是气死了……”

陈氏现下,一定是非常屈辱,她也一定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明明尚有些日子,身上怎么会就突然落了红。她自是不知,自己下午喝的茶中,已经被宁承玉落了药。

这便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那陈氏既然自己心术不正,就不要责怪旁人了。

本来,她不过一个通房,如果心不是那么大,也不必去巴结左小婉,自然也就不会有这后来的事。

所以说这世上的事,因果报应,古来有之。

陈氏院子里的哭声直到半夜才消失,左小婉也被惊动了,待到听到回禀,说是陈氏侍候有失,更是直接愣在当场。

也直到闹僵了半夜之后,宁承玉才打了个哈欠,嘴角淡淡笑意:“行了,春雨,关了窗子,咱们歇吧。”

现在陈氏已经没用了,左小婉走了一枚弃子,就不知她要如何补救。谁也不知道陈氏这枚棋这么快就不能用了,只怕倒是让左小婉足够头疼。

而左小婉那边,更是浑身如长针刺,坐卧难安。

“这是怎么回事!陈氏怎会这般糊涂?!”她难以置信。

秋儿将打听来的结果向她回禀之后,也是一脸无可奈何。“陈氏再三说不知情……”

左小婉哪里肯信,已是狠狠骂道:“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

在她心中,早已认定是陈氏为了能多服侍宁无求,而连月事将近的事情都隐瞒了。

这下可好,丢人现眼。

陈氏说到底是她举荐的,如今陈氏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她怎么也难辞其咎。这次利用陈氏,左小婉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左小婉怎能不恨,怎能不抓心挠肝的恼?

秋儿眼珠转了转,小心道:“或许陈氏,真的是被冤枉的?”

左小婉狠狠瞪了她一眼:“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左右已经是个不中用的了!”

出了这次的事,当然不用指望宁无求还会想起陈氏来。

秋儿于是忐忑道:“夫人,老爷那边,要怎么办?”

现今没了一个陈氏,还将宁无求弄得如此不快,可实在不是理想的结果。

左小婉咬牙。

第二日,前院就传来左小婉病倒的消息。

杏儿轻声道:“大小姐,听说……那位夫人不好了。”

宁承玉倒是不意外,只是冷笑一声。“这次又是什么,是感染了风寒,还是受了惊吓?”

杏儿愈加低声,附耳道:“听说,是动了胎气。”

宁承玉眼中划过一丝了然。

杏儿唇角竟也含着一丝讨好的笑:“这次陈氏的事情,想必那位夫人是情绪过于波动,这才连胎气都不稳了。”

宁承玉心里冷笑。左小婉心思龌龊,连怀了身子也不知收敛,处处钻营算计,只能说,活该她惊了胎气。

只是可惜这胎气到底不会惊太久,经过这次事,她必会吃一堑长一智,而她的这一胎,也必会稳稳当当生出来。

杏儿却是不知这些弯弯绕绕,她倒是心中一动,觉得或许这新夫人的怀胎,可以借由一些机缘除去也说不定。眼见此刻宁承玉竟然丝毫像没有这个打算,她不觉有些失望。

宁承玉当然不会打左小婉胎落的主意,不止是因为前世,也因为,她宁承玉虽然对左小婉恨之入骨,也愿意让她左小婉尝尽前世她受的苦,但是,宁承玉却还不至于对一个未出世的胎儿下手。

她宁承玉再复仇,也仅仅是复仇,是针对她左小婉的。

这便是,不管前世今生,她宁承玉,和她左小婉骨子里的不同。

宁承玉,至死,也不会辱没清河郡主的门楣。

所以,这次的事,只能是杏儿多想了。

左小婉仰躺在床上,服着大夫开的保胎药。

如今陈氏已废,她本就年纪大,左小婉原本也没指望她能翻起多大浪,只是这结果却实在太让她痛恨。

左小婉叫来了秋儿,冷脸道:“你明日去伶人坊,挑一个漂亮精灵的带过来。”

秋儿一愣,忙低头应了是。

伶人的身份更为低微,便是再美丽,也不会被大户人家收房,最多只是一时的赏玩。

左小婉既要扮着大度,又不会真的让宁无求身边出现跟她竞争的女人。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