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请安风波
A+ A-

第二日清晨,不过刚刚鸡鸣时,宁承玉就起了身。吩咐春雨给她妆扮。

春雨匆匆忙忙捧来妆盒,还当宁承玉有事,说道:“小姐怎地起的这样早,莫不是身子又不爽利了?”

时时刻刻,春雨关心的总是宁承玉的身体。

宁承玉嘴角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昨日才刚被爹爹教训过,生怕我对待这新进门的嫡母不敬,我若不早早去给嫡母立规矩,岂不又要被爹爹拿下话柄来。”

春雨握着梳子的手就僵了僵,小姐刻意起的这样早,原来就是为了去左小宛跟前立规矩吗?

这,春雨忍不住看了看天色,现在距离太阳完全升起,怕不是还得一两个时辰,宁无求和左小宛且不说、现在不知还起没起身呢……

“愣着干什么,快梳啊?不要耽误了时辰。”宁承玉已是凝眉催道。

春雨不敢再言,现今这小姐的一举一动,都透着别样的古怪,她也是在这样的小姐面前,不敢再多言什么。

终于梳妆完毕,宁承玉特意穿的极为正式隆重,出门的时候,那天边才刚刚亮起了一分。

而等她来到主院门前,门口守着的小厮都还在打瞌睡呢。

春雨自是轻轻咳嗽了几声。

那小厮立刻惊醒,睁眼一看是大小姐,顿时胆子一虚,立即问大小姐所来何时。

宁承玉轻轻道:“现在已是平旦时分了,我来给嫡母请安,你将门打开吧。”

小厮听闻这话,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他看着身后的院门,结结巴巴说道:“可、可、老爷夫人还未起身,这……”

宁承玉放柔了声音,听着却更加让人遍体都透出寒意来:“既然未起身,那你便去通禀,若耽误了请安的时辰,你担待的起吗?”

小厮果真是浑身都僵硬住了,先前的那一点打瞌睡的闲情早就到了九霄云外,他面色青白,一时又翻红紫:“这、大小姐……这如何使得……”

这小厮终归还算是有些脑子,他这时若真去叫醒了宁无求,告诉他大小姐过来请安,还不知宁无求会暴怒成何种模样。

宁承玉悠悠地望着小厮,也不出声催他,就是那般悠然淡淡的眸光,才让人如坠冰窟般阴寒。

小厮终于顶不住了,几乎快哭出来般:“老爷和夫人真的还未起身,不如大小姐等等再来,只要老爷起身了,小的立刻就去通传!”

小厮也是豁出去了。在小姐这般的威压下说出这番话,只觉得衣裳都已汗湿透了。

宁承玉缓慢开口:“晨起请安,平旦见礼,这是我大宁开朝就留下的规矩。况且,昨日饭时,爹爹已是亲口说明,要我日后、日日都要来见嫡母请安、你这小厮,可知若是害得我第一天便迟到,爹爹若是知道了,会怎么处置你?”

宁承玉将日日都要来、处置等字眼咬的极重,小厮差点都要掌不住跪下了。

只见小厮苦着一张脸:“大小姐请在此稍后,小的立刻就去通传。”

“记得告诉爹爹,”宁承玉冷笑一声,“今日若是没有请安完毕,我是在这里不会走的。”

小厮刚刚迈出去的腿脚又是一软,才继续向前走去。

春雨心里七上八下,却又不敢出声。连她都能看得出来,小姐分明就是故意的。

人家都说新婚燕尔,连君王都会晨起不早朝,宁承玉故意瞅着这个时间,分明就是扰得宁无求和左小宛不得安枕。

偏偏宁承玉还一口一个扣着,是宁无求的要求。

屋内的宁无求,果真还没有起。当他被一下下的敲门声,以及小厮的呼唤声叫醒时,他几乎是满心的怒火。而当他听完小厮的汇报,这怒火几乎从他双目中喷将出来,让他随手就抄起了床前的花瓶,猛地掷向了小厮的面门!

“让她滚!”

砰!花瓶四分五裂,水流混着血水从小厮的额头流下来,可小厮却丝毫也不敢吭声,他颤巍巍地回话道:“大小姐说、今日,若是没有请安完毕,她、她是不会走的……”

原模原样复述这个话给宁无求,所带来的暴怒完全超过想象。

宁无求还穿着中衣,就从床上跃下来,抓过了挂在床头的长剑。小厮见状,直接噗通一声就跪下,眼泪鼻涕吓得都下来了。

被左小宛一把将他拉住,左小宛心中也是暗恨,但她还是柔着声音,劝道:“老爷暂时莫恼,既然玉儿已经等在了外头,还是应该让她进来。毕竟请安此事是老爷提起来的,若是这般让她回去,怕是玉儿心中觉得委屈。”

言外之意也是提醒宁无求,不要落宁承玉的话柄。

左小宛也是看出来,这个侯门大小姐,如今是今夕不同往日了。自己三番四次给她下的绊子,不仅没能难住她,反而让她次次借机扳回了一城,弄得左小宛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现今,她不得不再打起十二分的小心。

“真不知我宁无求命中,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孽种!”

宁无求掷下长剑,痛恨道。

看着宁无求的神色,左小宛心中总算舒坦了些。不管怎样,看见这对父女失和,她总是觉得功夫没白费的。

当下宁无求匆匆叫了小厮进来梳洗,左小宛也忙着让丫鬟们梳妆打扮更衣。一时间忙得焦头烂额。

宁无求穿戴好以后,就冷冷拂袖道:“我从后门走,我不想看见那个孽障。”

说着已经当先跨出门去。

左小婉望着他的背影,嘴角浮上了一丝恨色。

折腾了小半个时辰才算把屋子收拾停当,左小婉坐在主位上,吩咐丫鬟们看了茶,这才让宁承玉进来。

宁承玉走进门,当先就是一福身,唤道:“承玉来给嫡母请安。”

那“嫡母”、“请安”几个字咬得分外清晰,让左小婉不由心头暗恨。

面上,左小婉还是一派柔和的笑着,端的是嫡母风范:“玉儿实在是太有心了,昨儿你爹不过是那么说了一嘴,你原本不必放心上。”

宁承玉面色淡然:“父母命,莫敢辞,爹爹既然说了,女儿自是应当处处照样做着。”

左小婉皮笑肉不笑:“我也是心疼玉儿你,早前落水落下的病根,怕是还没好全吧。我听丫鬟们说你前日还请了大夫过府,可得好生注意。你还小小年纪,莫要身体就垮了。”

这话连消带打,打的好不狠毒。

这简直就是明白了在告诉宁承玉,宁承玉的一举一动,根本都在她左小婉眼里看着。哪里有什么秘密可言。竟还提到了宁承玉落水之事,简直是半挑衅半威胁了。

宁承玉心里嗤笑,这点道道,她还不至于不接。

“承玉多谢嫡母的关心,倒是嫡母更要小心身子,毕竟是双身子的人了,况且已经有了几个月份,这种时候,才更不能丝毫的差池。”

这一反击打蛇七寸,有理有据。左小婉面色狠狠苍白起来。

两天前那一场婚礼上的闹剧还没有在她心中平复,宁承玉又像扎针一样扎到她心底。

左小婉暗自攥紧了手,难道这宁承玉,真是她上一辈的冤家不成?!

左小婉当然想不到自己无意中的想象阴差阳错也算成了真,宁承玉望着左小婉,若是仔细瞧,她眼底的恨意,其实一点都不比此时此刻的左小婉更少。

请安完毕后宁承玉回到自己的院子,杏儿立刻就上前,眉眼带笑:“老爷回去时候的脸,黑得跟锅底一样。”

宁承玉冷冷一笑。宁无求要是不生气,她反倒要觉得意外了。

杏儿说道:“小姐此次,真是一箭双雕。这般早起去请安不过只需要半柱香功夫,但是便有这半柱香,老爷日后,怕都是在那位夫人跟前歇不安稳了。”

不错,宁承玉这般配合地去请安,打的正是长线主意。她就是要宁无求,再也不敢轻易去左小婉那里。

杏儿不称左小婉为主母,便只用“那位夫人”来替代。

宁承玉眯眼淡淡道:“就看她这回,准备想个什么对策了。”

宁无求让宁承玉去请安,这个要求可谓是让他跟左小婉两人搬起石头砸到了自己的脚。但宁承玉绝对不会小瞧左小婉,这个女人,不可能因为这点绊子,就倒地不起。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