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暗露锋芒
A+ A-

“小姐。”从门外进来的,竟然是杏儿。

杏儿和春雨不同,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虽然提她做了一等丫鬟,但是承玉心底里,其实并不喜欢她。

宁承玉淡淡道:“有何事?”

杏儿也知道小姐不喜欢自己,不过无妨,她知道只要尽自己本分就好,小姐即便不喜欢她,也绝不会亏待她。当下杏儿干脆地回道:“回小姐,前院老爷差人,让小姐同去用饭。”

宁承玉听见此言,不由得挑了挑眉,请她同去用饭?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的奇了。

不用说,定然是新进门的侯府主母的主意了。

没错,无可更改的一个事实就是,左小婉现在成了侯府主母。

想到这个称呼,宁承玉的心疼了一下。曾几何时,侯府主母这个代称,是属于她娘亲,清河郡主的。

想到这,宁承玉的眸子又冷下来几分。

她露出冷笑:“既然爹爹如此盛情,不去岂非不好,春雨,收拾一下,我们过去用饭。”

杏儿察言观色,暗自退到一边。

扶着春雨的手,宁承玉慢慢来到了前院。隔了老远就闻见饭菜飘香,比起她素日里吃的,何止好上百倍。这就是府里人,见风使舵尤为过极。

左小婉一身飘底流苏裙,绾了个妇人鬓,看上去温婉谦和。但宁承玉知道她既不温婉也不谦和,这个女人的心肠堪比花蛇一般冷酷。

“玉儿来了,快,来这里坐。”左小婉一看到走来的承玉,立即就热情出声招呼。

宁承玉望着她,在她的对面,坐着一脸冰霜的宁无求。

宁无求对于宁承玉从来没有摆出过第二种脸,清河郡主在世的时候,他还会装装样子,如今是连装的力气都懒得费。

所以宁承玉也习惯了。当下,宁承玉含着笑,就在左小婉指着的那个位置上坐了。

果然宁无求开始发难,阴沉着脸道:“见到你嫡母不知道见礼吗?!我侯府就养出了你这么个不知规矩的东西?!”

宁无求就是宁无求,脸厚如城墙,自己悔诺另娶新人不说,竟然还恬不知耻让宁承玉称呼他取回来的新人为“嫡母”。

左小婉安之若素地看着父女俩对峙,心中冷笑,宁承玉,我就是要你们父女失和,反目成仇,你亲娘离世,最亲的亲爹也不护着你,我看你的日子,能有多风光!

血脉亲人之间互相针锋相向,才让她这个外人能看好戏。

宁承玉瞥了一眼左小婉忍不住翘起的嘴角,只觉得可笑,可惜她再也不是以前的宁承玉,怎么能让左小婉继续唱她的大戏。

当下,只见宁承玉放下筷著,看着宁无求说道:“爹爹的教训,女儿自当谨记。”

左小婉今日“好心”叫她来用饭,无非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想以所谓“嫡母”的身份压着她,让她在她面前低头,好立一立威,消一消昨日的心头之恨罢了。

宁承玉缓慢地转向左小婉,露出了一个淡然若柔波的微笑。

这一笑,就让左小婉如在冰窟中寒冷。

“承玉,见过嫡母。”

这一声,让左小婉浑身像钉在凳子上一样,说不出半个字来。宁无求也是皱一皱眉,眸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来。

想不到宁承玉竟是这般的态度,同以前一提起清河郡主,就尖利对抗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当下,宁承玉微笑看着左小婉,她以为,自己叫她一声嫡母,就能改变什么吗?谁都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虽然她宁承玉并不把宁无求当做爹来看,但是她现在也不会去触他的逆鳞,这不是因为尊重他宁无求,只是为了让自己少一点麻烦。

以前的宁承玉,将对宁无求的厌恶都写在脸上,因为母亲清河郡主的关系,更是处处瞧不起这个爹,虽然宁无求冷酷寡情,靠着清河郡主才有的今天,但他极为忌讳别人说起,自己的女儿居然第一个这般瞧不上自己,怎能不让宁无求对宁承玉痛恨之入骨。

其结果,便是前世的宁承玉被逼着撞柱、落得那般下场。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宁承玉想起母亲对她说了一辈子的教诲。

前一世的她当做了耳边风,这一世,她会牢牢记着母亲的这番话。

对付小人,有的是小人的办法,没必要事事都放在明面上。既然她左小婉喜欢演戏,不代表她宁承玉就不会这套。

以前的她是不屑,现在的她,呵呵。

左小婉的脸色转白,她勉强挤出一丝笑:“不用这般客气,玉儿。早晨厨子将饭菜做的多了些,便想起你那小院里也是冷清,因此让你爹叫人去请你,还担心你不肯来呢!”

宁承玉淡淡一笑,低下头,开始静静用饭。

这当家主母的饭菜,确实比送去她小院里的那些精致的多,虽然她狠狠惩治了陈妈妈,但左小婉毕竟才是陈妈妈的“真”主子。左小婉来到侯府的第一顿饭,当然是极尽丰盛。

宁承玉也不会亏待自己,少说多吃,一点也不含糊。

左小婉暗自将银牙咬碎,却又不能将宁承玉奈何。她握着筷子,心里愤恨,宁承玉,你等着!

宁无求却并没有完,他脸色阴沉地盯着宁承玉半晌,想起现在流言传的满城风雨,宁无求心中的愤恨,比左小婉还要犹有过极。对于他这样面子比天大的人,此事的出现简直就是踩到了他的逆鳞。

因此他心中对宁承玉,更是越看越生厌起来。虽然他没有十足的证据,可是心里头,已是完全认定是宁承玉所为了。他冷冷看着宁承玉就忽然就说道:“从今往后,你每日清晨,都要到你嫡母面前立规矩,若敢惫懒怠慢,我决不轻饶你!”

这话一出,站在旁边的春雨都惊得面容失色。让小姐去左小婉的跟前立规矩?这怎么使得?

真是也不知宁无求怎么想的,连这般缺德的主意也说得出口。

没想到宁承玉静静吃了会饭,直到宁无求暴怒一拍桌子,拔高音量:“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

“好的。”宁承玉微微一笑,抬首慢慢望向宁无求,“如果这是爹希望的。”

春雨堪堪吸了口冷气,不知何故,这样懂得圆滑变通的小姐,反而让她觉得有些冷意。

宁无求的眸色深沉如夜空:“你明白就好。”

宁无求厌恶宁承玉的一个缘由,就是这个女儿根本不听从他的,就像是传下了清河郡主的一身清冷高傲的性子,不肯向任何人低头。宁无求一生,已经娶了一个这样的女人日日相对,怎么能容忍连自己的女儿,都是这样性子?

失去了清河郡主庇荫的宁承玉,就如同鸟儿失去了窠臼,宁无求根本不再将她放入眼里。此时宁承玉忽然变通了,宁无求倒是想发作也找不到由头了。

一顿饭吃的风云迭起,左小婉则是心下暗喜。看着宁承玉如羊脂玉般的侧脸,她忍不住扬了扬嘴角。看这孤高清冷的侯府大小姐,以后的日子,怎么在她眼皮底下好过。

有关相门大小姐未嫁先孕的事情,已经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街头巷尾。和宁承玉之前所料分毫不差,果然这样的事,根本不可能瞒得住。这丢的,可不仅仅是左小婉的脸,还有堂堂镇国侯,宁无求的脸。

与之前歌颂左小婉温婉大度、和宁无求郎才女貌的话,全部变成了,两人原来早就珠胎暗结,按照这个时辰,莫不是清河郡主还未离世之前,就已经跟相门大小姐暗度陈仓了?

人们的想象力,总是无穷尽的。加上清河郡主向来名望颇高,每每施行善举更是深得人心。当下这种传言越传越真,几乎有大半人都认定,镇国侯和相门千金,是早就暗通款曲,甚至清河郡主的猝然离世,说不定都与此有关。

如此一来,竟是激起了不少为清河郡主不平的声音来。

承玉坐在剪窗前看着剪影,淡淡含笑,自己的娘亲便是如此,一生淡泊无争,心底却比任何人都要柔善,她即便是与世长辞,这世间,依然有许多人记得她,记得她的温柔善良,为她的不平悲愤。

呵呵,宁无求啊宁无求,这样的你,是如何配得上我那样美好的娘亲?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