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颜面扫地
A+ A-

满室宾客根本感受不到即将来的风雨,他们只是格外艳羡地看着身着喜服的一双人,冰清玉洁的相府千金,峻拔英武的镇国侯爷,怎么看,都是一双璧人。

人们总是爱欣赏美的事物,宁无求和左小婉站在一起,理所当然满足了众看客的心愿。

两人在厅中行过了叩拜礼,喜婆正想要唱送入洞房时,人群里,忽然就冷不丁冲出来一个人,这人直直地往宁无求和左小婉所在的厅里扑过去,嘴里还嚷着:“好个相门千金,你当真是好狠的心呐!”

这一声石破天惊,宾客们正沉浸在喜悦中,忽然就被这句话给惊醒了。

听见这个声音,左小婉浑身一冷,接着,她不可思议地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正冲过来的是一个老仆妇,浑身衣着又脏又乱,脸上也是露着一股怨恨,但这并不影响别人认出她的脸,而正因为认出来了,左小婉才脸色煞白,在那一瞬间几欲昏厥,仿佛看见了来自地狱的恶鬼!

怎么会、这人,竟是秦妈妈!

左小婉怎能不惊不怕,明明前日秋儿还回禀,说这老仆妇已是必死无疑,而现今、现今、竟是突然出现在了她成亲的大宴上!

若非还靠着一股气力支撑,左小婉当即便要晕厥。

和左小婉一般如见鬼的,还有站在她身侧的一身喜庆的宁无求。宁无求咬牙切齿,怒道:“来人!把这疯妇拉出府去!”

左右还未来及动作,只听秦妈妈已是如疯魔一般,咒骂道:“好个相府千金,好个披着狐狸皮的新娘子,老娘为了你尽心尽力,私自克扣大小姐的食用分例,给你炖雪莲汤保胎,想不到你过河拆桥,竟要找人毒死老娘灭口!老娘今日跟你拼了……”

轰,又如同天雷滚落,左小婉觉得脑子里都炸开了般。在座的宾客们,更是个个目瞪口呆,仿佛适应不了这番的变化。

宁无求又惊又怒,呵斥左右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我说话?立刻把这疯妇拖走!”

侯爷震怒,左右立刻领命朝着秦妈妈冲过去。但秦妈妈刚好是隐身在人群里,侯府的侍卫要过去,怎么也得排开前面众人才行。而此刻众人都围在一起,想要立刻让开一条路,又哪来那般容易。

这时,秦妈妈已是又骂将开了,内容更是惊天地泣鬼神:“称什么冰清玉洁,我呸!你屡次来侯府,同侯爷私下相好的时候,哪次不是老娘我替你遮着掩着,你怀上了侯爷的种,迫不及待想嫁进侯府,又支使老娘给大小姐的饭菜里下料子,让老娘为了你得罪大小姐,没想到最后你竟还想毒死老娘,亏你还是相府千金!你真狠的心呐……”

左小婉两眼发黑,似乎就要晕厥过去。

众宾客哗然,这一幕大戏已是在每个人心底扎根,此时数不清的无数双眼睛都盯向犹自盖着盖头的左小婉,和她旁边的宁无求。

这老仆妇说出来的事情可谓是太惊人了,众人当然想要看看,身为侯爷的宁无求,面对这些事情,会有何反应。

如若都是事实,那这新娘子可真不得了了,不仅用这样的手段嫁入相府,竟然还敢迫害侯府的嫡小姐,当真胆大啊。

众宾客找了许久才在人群里找到了侯府大小姐,人群里,宁承玉悠然抿着茶水,看着这一切。已经有许多道的目光向她扫来,她泰然自若,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没什么关系。

这样的卓然清姿,潋滟风华,顿时又让众宾客失神了一阵。

说实在的,之前京城中也有关于这位侯门大小姐的流言纷纷,大多数是说,这位小姐性情骄纵跋扈,极为不好相与。不似寻常的闺阁千金温婉动人。至于是何时兴起的流言,众人已经不得而知,但今日忽然见到侯门大小姐真容,这般的面貌清华,和那传闻显是天壤地别!

秦妈妈的咒骂又将众人的注意拉回来:“你既要老娘死、老娘今日就跟你豁出去了!老娘去地狱也要拉上你垫背!”

宁承玉嘴角浮现一丝笑,真想不到这秦妈妈的性情,比她所预料的还要刚烈,如此正好,此番便是闹的越大才越好呢。

秦妈妈得知左小婉竟是要害自己,所有的理智早就烧没了。满心满眼都是对左小婉的怨恨和不甘,也难怪,她自觉自己搭上了丞相千金的高枝,从此后可以青云直上生活不愁,想不到,亲手将她推上绝路的,竟然就是这根所谓的高枝。

秦妈妈哪还会有理智在,这些粗使的仆妇,本身便是这样狠毒而简单,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她们心里是不会有什么主仆情分的,有的只是眼里看见的既得好处。

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秦妈妈自知左小婉不会放过自己,她当然也就豁出去了。

再加上宁承玉的稍稍挑拨,秦妈妈的怒火,已是到了顶端。

承玉再抿了口茶,觉得心内舒畅。

比起自己前世的决绝自尽,血染霜华,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

左小婉浑身发抖,已经有些站不稳,旁边的喜婆赶紧伸手扶着,一边也是心内颤抖,自己怎么就接了这桩亲事呢,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她这喜婆明日在京城,是不要想再接到一桩活了!

喜婆此刻心中也是懊悔不迭、欲哭无泪。

此时侯府的侍卫终于是排开众人,来到秦妈妈跟前,伸手将秦妈妈给抓住。

宁无求颤声冷冷道:“拖出去!”

秦妈妈一边被拖着一边还在骂:“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怎地会听了你的花言巧语!怎地就信了你……想不到你这般恶毒……”

秦妈妈的声音消失在前院,可是余下的一众宾客,却不可能就此得了遗忘症。刚才的一幕,早就深深印在了众人脑子里。在场诸人又不可能装聋作哑,不出明日,这桩发生在镇国侯府上精彩的一幕,必然就传遍满京城。

镇国侯府和丞相府两家的这脸,是不丢都不可能了。

本以为这是一桩郎才女貌的大好姻缘,想不到啊,竟是因为新娘子早就怀了新郎的孩子,所以才……

唏嘘,这瞬间就变了味了。

宁无求此时颤声道:“各位,府中这位下人得了疯癫症已久,前日已经将她遣散出府,不知何故今日又出现在府中,想是她心怀怨恨,蓄意报复,请各位莫要信了她的一番胡话。”

“那是自然、我等断不会信的……”

“侯爷放心,我等岂能信那信口雌黄之语……”

“是啊是啊,断不会信的……”

众人一片附和之声,可不管是宁无求还是左小婉,都丝毫没有高兴起来。

俗话说坛子口好堵人口难塞,他们十分清楚这些人此刻的保证,根本不可能作数。

当下草草地行完了六礼,左小婉被喜婆和丫鬟搀扶着,一步三摇地被送进了洞房。宁无求留下,继续和早就各怀心思的宾客们周旋祝酒。

宁承玉已经轻轻站起来,懒懒道:“戏也瞧够了,咱们走吧。”

春雨忙扶着,宁承玉最后看了一眼热闹的众人,冷笑一声,便扶上春雨的手,和来时一样清苒无声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进了院子,杏儿就已经迎上来,和宁承玉交换了一个颜色。

宁承玉就屏退了众人,这才问杏儿:“秦妈妈怎么样?”

杏儿忙着回话道:“已是塞了银子给那两个侍卫,他们将秦妈妈拖出门外后,已是悄悄把她放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