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头疼之症
A+ A-

自从落水以后,宁承玉似乎就有点落了头风。每到夜半时分,就觉得脑袋冷飕飕的,难以入眠。春雨给她枕下垫了暖炉,也依然不顶事。

这种风,就像是从海崖深处吹上来的,刺骨寒冷,又刻骨冰凉。

宁承玉记得自己前世并不曾得这样的毛病,不知今世为何会添了这重痛苦。

莫非是提醒她莫忘前世所受之苦楚,时刻告诉她,那些人,到底有多么深地伤害过她。

请来的大夫摸着白须,老神在在说道:“小姐这头疼应是寒症,建议还是多食老山参滋补,固本培元方能有用。“

都是些没什么用处表面的安慰之词。

但宁承玉不会因此就不经心,她对春雨道:“去,让厨房记得每天炖山参送过来。”

春雨立刻就去办了。当厨房听说大小姐每天要吃山参时,也没有人敢多言,立刻就着人去采买准备。

当天中午,那经过细心炖煮的老山参就送到了宁承玉的桌子上。

杏儿察言观色:“小姐的杀一儆百果然有用,厨房再不敢不尽心了。”

这些老奴才每一个都是欺软怕硬的东西,宁承玉捧着山参,冷冷笑着。

这才是开始而已,她曾经受了多少苦,今世就要全部讨回来。

虽然厨房表面唯唯诺诺,但是果然没几天时间,宁无求又知道了。他听说现在这个女儿竟然每天都要吃参,更是怒不可遏,燃起来的怒气让他再次找上来。

面对宁无求的怒火,宁承玉只是懒洋洋地倚在床头,说道:“女儿这般也是为了能早日养好身体,不然,过几日可如何参加父亲您的大婚呢?”

宁无求就像被摸了虎须的老虎,一时间脸面都涨成了紫色,他紧握拳头盯着宁承玉,在他的目光下,宁承玉依然慵懒地坐着,并未有所动。

宁无求最终转身大步走了,那样子就像一刻也不愿意再多看宁承玉。

宁承玉看着他离开只是冷笑。

之后,山参依然日日送进宁承玉的院子,只是这次,那厨房的人,眉眼更加恭谨小心,不敢有丝毫僭越生怕得罪了宁承玉。

不长记性的老奴才们,这次试探过后,终是彻底死心了。

他们现在翘首期盼的,不过是等左小婉进门之后,看这府中的天,又该如何变化。

京城的百姓哪个不爱凑热闹,这桩亲事顿时成了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谈资。

宁无求如今也不过四十有五,保养又得宜,走出去依然是挺拔侧目,在百姓心中,这位侯爷仍如十几年前般风神如玉。

许多人心里,包括曾经赞扬清河郡主和宁无求是一双璧人那些百姓们,有些心里尽管对宁无求居然这么快另娶新人表面上显得不耻,实际上多数人的心里还是羡慕嫉妒的多。

男人们自是羡慕不已,瞧人家宁侯爷多么春风得意,先是娶了名扬天下的郡主,一路青云直上官拜一品不说,这眼见清河郡主离世,没成想人家居然又能娶到丞相大人的千金。听说那丞相府的千金更是长得娇俏绝色,亦是天下难寻的稀世美人。

多少男人心里都梦寐以求能有这样的福气,偏偏他宁无求这般好命呢?

就在嗟叹声中,婚期还是如约来临了。

左小婉看着大红喜服,眼里是藏不住的喜色。这件喜服上缀着数十颗细小的珍珠,极为华贵。她眉梢眼角也是得色尽露。这是她左小婉的嫁衣,这大宁朝,没有人还敢穿得起这样华贵奢侈的衣裳出嫁。

即便是公主,也不过做到这般吧。

秋儿含笑道:“恭喜小姐心愿达成,从此以后,再没有什么人能越过小姐去了。”

左小婉唇角一勾,“宁承玉,她不情愿,日后、也得叫我一声嫡母了……”

秋儿掩嘴一笑,这早就是左小婉苦心筹划的局面,只要进了侯府的门,她左小婉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压死那曾经清高不可一世的侯门小姐。

秋儿捧着一个锦盒,笑道:“小姐,这是相爷给您的陪嫁。”

锦盒打开,露出里面华彩流光的一块美玉,美玉无瑕,真真是无瑕的美玉,映衬的这屋子里其他的珍宝都失了颜色,很显然是举世难寻的奇珍。

然而看到这块玉,左小婉的面色也僵了僵,她抿起唇,片刻道:“都到了今天,我爹还是不肯见我吗?”

秋儿显然也没料到她这样问,一时呆了呆,片刻回转过来轻笑安慰道:“小姐何必难过,相爷给您送来了这样的宝贝,岂不正说明了对小姐您的关心吗?”

左小婉伸手捞起了那块美玉,握在手里,却不由自主用力,像是要捏碎一样。

秋儿失色:“小姐您……”

左小婉笑的有几分凄厉:“美玉无瑕,美玉无瑕,我亲爱的爹爹,他是借着这个来讽刺我吗?”

秋儿一下子想起什么,顿时也没了声息。

所谓的美玉完璧,实际上也寓意了女子的贞洁,形容如美玉一样无瑕的女子,作为新婚陪嫁,其实也再合适没有。然而关键的是左小婉偏偏……

左小婉一下子将玉扔回了锦盒,面无表情道:“给我梳妆吧。”

侯府里。

宁承玉正喝着厨房刚送来的参茶,她倚靠在藤椅上,眯着眼晒着窗外的太阳。

春雨今日早早地就醒了,一直小心陪着宁承玉,主要是生怕今天这特别日子,宁承玉会有什么反应。然而宁承玉的反应却大大出乎春雨预料,这般好像浑不在意似的,倒像是还、比平时心情更好了点。

春雨反倒忐忑,为何自己现在完全猜不透小姐心思了呢?

这让春雨有些心灰,她自幼陪着宁承玉一起长大,愿意为宁承玉付出一切。可是总觉得最近,宁承玉不再像从前那般和她十分亲近,反倒那前院的杏儿,时不时和宁承玉悄悄地说些什么,春雨十分低落。

可是除此之外,宁承玉对她也依然很好,并且有着对其他丫头都没有的关心。只是,春雨自己觉得走不进宁承玉的内心了。

“春雨,你知道左小婉为什么年逾十九未嫁?”

冷不丁听见自己名字,春雨才惊醒,赶紧抬头,看见宁承玉捧着参茶,慵懒地含着一丝笑。

春雨立刻道:“回禀小姐,奴婢是听说左小姐因为亲娘离世格外悲痛,立誓要为娘亲终生守孝,所以才迟迟不肯嫁。”

听见这个理由,宁承玉露出轻蔑之色:“也亏她想出这样的理由,真不怕她娘泉下有知,自此不能闭眼。

是啊,左小婉这么多年苦心营造自己忠孝仁义、玉洁冰清的模样,真是为她感到不容易。”

春雨也敏锐地听出了一丝弦外音:“小姐,难道不是这般吗?”

宁承玉嘴角的笑这时才转为了讥削:“左小婉那种人,也配得上冰清玉洁四个字。”

语气毫不隐含的鄙夷和不屑。

春雨正迷惑,却看见杏儿又一路过来,直接去了宁承玉身边。她眼睛黯了黯,默默退到了后面。

杏儿上前道:“小姐,都安排好了。”

宁承玉嘴角上扬,慢慢道:“干的不错,今日之后,我自会赏你。”

杏儿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道:“奴婢多谢小姐提携之恩。”

宁承玉瞥了她一眼道:“我早已说过,我只要忠心,只要你肯做,我都不会亏待你。除非有一日你生出了贰心……”

杏儿没等说完就慌忙跪下:“奴婢以这条命发誓,绝不敢有此想法,小姐对奴婢大恩大德,奴婢若忘恩负义,就叫奴婢不得好死!”

宁承玉淡淡道:“起来吧,我也没说什么。”

杏儿这才敢颤抖起来。宁承玉倒不是真的怀疑杏儿有二心,杏儿这样的人虽然狠毒贪婪,但只要利诱威逼足够震慑住她,她只不过是时刻警告她一下,让她更加老实罢了。

外面响起一阵锣响,紧接着是炮竹声,这时侯府的迎亲队伍出发了。

听着外面动静,宁承玉现在期待的心情一点也不比左小婉少,左小婉一直巴望着进侯府大门,她定然不知道,宁承玉比她还要期待这一天。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