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祠堂跪经
A+ A-

这秦妈妈此时倒真是咯噔了一下,大小姐?可这大小姐不是快病死了吗,前些日子府里都传风声要给这大小姐发丧了,今日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那婆子却是没有脑子,直接冲着杏儿就得意叫嚷:“贱婢,敢在这里胡言乱语,这府里哪还有什么大小姐,且不说大小姐现在根本是死了,就是没死,难道她又能做出什么事来吗?”

杏儿连连后退几步,看着那婆子道:“好啊,我算是明白,原来你们这些个奴婢不仅目无尊卑,在心里头竟是还盼着大小姐去死!好,好,你放心,我回去一定将原话秉承大小姐知道,看看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骨头当真硬,连大小姐都能随意地编派!”

那秦妈妈这下是真有点心里没底了,此时便有些色厉内荏般:“你莫要胡说,大小姐……大小姐既是无事,你便该去请一个郎中给瞧瞧,怎地来我大厨房骂什么?”

杏儿瞧她这样,索性更是不怕:“才刚已经跟秦妈妈你说的明白了,莫说大小姐现在病着,正需要补身子,便是寻常时候,你大厨房便给大小姐吃这样的腌臜物吗?”

说着,杏儿指挥着带来的丫头,直接将宁承玉吩咐的那些饭菜扔到了秦妈妈脚边。

秦妈妈唬的连退了几步,半晌才抚着胸口冷笑道:“大小姐当真是不得了了,咱相爷一向勤俭,想不到大小姐这般不将我大厨房放在心上,饭菜说扔就扔,我倒真要找相爷好好评评理了!”

秦氏露出泼蛮本性,开始耍起了恶人先告状的蛮子。可也不看看杏儿是谁,以前在宁承玉院里,她就是以欺压小丫头出头,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她现在岂会怕秦妈妈。

杏儿讥讽道:“最好是现在就去找老爷评理,何况这天下再亲没有亲骨肉,我还就不信老爷会纵然你这几个低贱仆妇,肆意地欺辱大小姐!”

秦妈妈恼羞成怒,立刻挥手叫了几个婆子上来,骂道:“今儿我倒要看看谁才低贱,一个死了娘的大小姐,还跟我这充主子,一个贱丫头也敢爬到我的头上来了,给老娘好好教训教训她!”

厨房里的这些婆子个个都彪悍非常,当即就捋着袖子,朝着杏儿几个丫头围了上来,那架势就是要把人吞了。这些婆子有些在炒着菜,当即关了火抄着铲子也都上来。

跟着杏儿来的几个丫头有些都露出了怯色,唯有杏儿还是高昂着头,轻蔑地看着秦妈妈她们。

这更让秦妈妈上火,当下就喝道:“还等什么?给老娘往死里打!”

杏儿淬道:“姐妹们,都听着,我们这条命横竖都是大小姐的,如若大小姐今日被人欺负了去,连主子都没好日子,我们还会有活路吗?!都别怕她们,今日无论如何都要为大小姐讨公道!”

本来几个露了怯色的丫头,闻听此话,顿时都狠了起来。是啊,主子要是都没好日子,她们这些奴婢会怎么样?简直不敢想。

人被逼到绝境之后都会有疯了一样的决心,只见杏儿几个丫头和厨房那些年过半百的婆子们厮打在一起,

激怒之下,杏儿吼道:“你不仁我不义,我今天非把你这厨房砸个稀烂!”

说着,杏儿当先就冲了过去,抄起锅子上还在烧的热菜,兜手就泼到了地面上。秦妈妈简直面无人色,她精心炖煮了两个多时辰的茯苓汤阿……

可是那厢还没等她开始心疼,杏儿和几个姑娘,已经又顺势抄起了许多碗碟,一鼓作气地掷到了地上。秦妈妈已经红了眼,她吼叫一声,冲上去就揪住了杏儿的头发,一边扯一边尖声地叫骂:“你这个贱丫头!老娘辛苦做的饭菜阿!你竟敢给老娘砸了、老娘跟你拼了……”

最终杏儿被秦妈妈抽的两边脸颊肿的老高,头发也被扯掉不少,但秦妈妈也没能讨得了好,一只眼睛几乎没被杏儿抓瞎,脸上更是伤痕累累,都是杏儿抓的伤口。

最后秦妈妈实在打不动了,瘫在地上喘粗气,嘴里只能强弩之末地放着狠话。

看着一地狼藉,秦妈妈又后悔又愤恨,却也只能不甘心地放着狠话:“贱丫头,有你得意的,看老娘禀告老爷,将你们都撵到人牙子手里!”

杏儿胜利般地扬了扬头,懒得去搭理她,随后指挥姑娘们离去了。

看到杏儿脸上的伤,宁承玉并不意外,冷笑问道:“她老实了?”

杏儿不顾伤口疼痛,立马就跪下去禀告:“奴婢砸了她的大厨房,她胆敢克扣小姐的份例,奴婢就让她什么东西也拿不出来。”

宁承玉眸中露出一丝冷笑,杏儿这个人她是用对了,一样的自私狂妄,一样的冷酷没心肝。

“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院子里的一等丫头。再不用去做那些粗活,只需要听我的吩咐。”

杏儿脸上露出喜色,在地上连连叩了几个响头,说道:“多谢小姐,多谢小姐,奴婢一定唯小姐马首是瞻,万死不辞!”

宁承玉皱了皱眉:“行了,你下去吧。”

她会用杏儿,但不代表她就喜欢杏儿这样的人。

回过头,看到春雨唯唯诺诺地站在一旁,双眸满是担忧和惶惑:“小姐,您,您怎能让杏儿去砸了大厨房,老爷、老爷知道可怎么办……”

春雨一如既往的还是怯懦、也善良。

宁承玉淡淡垂下眼睑:“春雨,以后杏儿和你一同处事,你要记着,你的身份依然是这院中最高的,如果杏儿有任何地方冒犯你,你要像处罚外面那些丫头一样,绝对不能手软。”

春雨呆呆地看着她,只觉得面前的人虽然还是自己的那个小姐,但却越来越看不懂了。

“小姐,老爷……“

她还在担心宁无求回来后的雷霆之怒。

宁承玉冷冷一笑,她重活一世,若连这点小事都摆不平,岂不是白活了。她既然敢让杏儿上门挑衅,就做好了应对的手段。

对付秦妈妈,不过是杀鸡儆猴,这次处置了秦妈妈,就能够让府里的那些小人好好擦亮他们的眼睛,她侯府的大小姐,不是只是摆着看的!

春雨依着宁承玉的吩咐,取来了一套衣裙,这套衣裙确是十分华美的,只是颜色太素了,通身都是白色绸缎,领口的绣花都是白色的夕颜。

夕颜花开,夕阳西下。

宁承玉抚摸着这套衣裙,眼神第一次流露出痛苦。

“今晚我会去佛堂跪经,他如果来了,你就如实告诉我在哪里,不要和他多辩解,那只会招来他对你的怨恨。”宁承玉连爹这个字眼,都懒得称呼宁无求了,直接用他指代。

春雨含着泪:“可是小姐您的身子,万一老爷气起来对您……”

宁承玉喝了一声:“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

春雨不敢再辩,忍着哽咽道:“是,奴婢明白。”

宁无求每天回家的时辰非常规律,宁承玉知道秦妈妈绝对不会多等一刻,宁无求前脚进家门,后脚就会悉数把今天的事情听进耳中。并且一定是秦妈妈添油加醋后的描述。

对此宁承玉倒是不介意,秦妈妈说的越狠才好,这样,她之后得到的教训,更会让她一辈子忘不掉。

一切都如宁承玉所料的发展,秦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宁无求哭诉,一边看着宁无求的脸色黑如锅底,一边在心底畅快地得意。

“老爷啊,您可得为老奴做主,老奴实在是一片好心,小姐毕竟是大病初愈,老奴做的清淡一点,也是为了小姐的身子好啊。怎么能惹得小姐就砸了老奴的厨房,老奴那锅上,可还炖着雪莲呢、那,那可是为了左小姐准备的……”

秦妈妈假模假样地哭着,一边故意刺激着宁无求。

宁无求一脚踢在了门框上,春雨几个丫头早就得了教训,都跪在院子里不出声。宁无求走了一圈没有看到人,冷冷问:“逆女人在哪?”

春雨忍着泪按照宁承玉吩咐说了,宁无求立刻就扭过头,直接奔着祠堂而去。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