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恶人相向
A+ A-

宁承玉看了看春雨,还是皱起了眉。“院里有几个二等丫头?”

春雨不解地抬头,回道:“二等丫头咱们院里有十九个。”

“都叫进来。”

尽管不知宁承玉此举何意,春雨仍是遵照搬了。

十几个二等丫头站在院子里,都低着头不敢看宁承玉。

宁承玉的目光从这些姑娘身上一一扫过,忽然目光一敛,手指一个:“你,出来。”

被叫到名字的丫头哆嗦了一下,没敢怠慢,立刻迈着碎步走到了前面。

这丫头长得甚是魁梧,肩宽体胖,站在那群孱弱的丫头们里面,确实是十分扎眼。

“你叫什么名?”

虽说是二等丫头,宁承玉也不是谁都能认得。

那丫头听着这道清冷如水的质问,心底早就紧了一下,还是颤颤巍巍回道:“回小姐,奴婢叫杏儿。”

料不到长得这样魁梧,和名字却是不搭。

这杏儿平时仗着身材高大,没少欺负手下的丫头,此刻看她单独被大小姐叫出去,有不少些丫头都悄悄面露了喜色。

这当然没躲过宁承玉的眼睛,她立刻便想明白了这些弯道,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她继续冷漠道:“你跟我进来。”

那杏儿本就吓坏了,此刻看宁承玉进屋,而春雨在一边又默不吭声,杏儿心里早就慌得很。

那当口,春雨偏又瞧了她一眼,显是在责备她怎么杵在了门口不进去。

杏儿这才硬着头皮,压着冷汗迈过了门槛,走进屋内。

宁承玉端坐在妆台前面,流光的铜镜映照在她的雪肌上,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那杏儿也乖觉,进了屋子,就噗通一下跪到了宁承玉的跟前。

“贱婢该死,请小姐饶命。”

宁承玉也不立刻说话,手指上绕着金丝线,就那么不紧不慢地瞧着杏儿。

杏儿瑟瑟发抖,拼命回想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小姐。

前些日子这小姐卧病在床,自己顶多行事惫懒了些,可是,这些小姐应该不会知道阿……

就在她绞尽脑汁的时候,宁承玉冷笑开了口:“我平生最恨奴大欺主的贱婢。”

现今出了一个秦妈妈,这股歪风更是要彻底灭一灭。前世这丫头便是趁着自己病重的时候,暗中偷了府中不少物件变卖,事后还推给手底下的小丫头顶罪,极为狡猾自私。

杏儿也是个圆滑的,立刻就咚咚磕了几个头,嚎哭了起来。“都怪奴婢一时被猪油蒙了心,请小姐饶命,饶命啊。”

宁承玉的心中本就拿着把握,见她这样,冷冷道:“都做了什么,你自己招了吧。”

那杏儿料想今日是讨不了好,再则她拿不准宁承玉的喜怒,又生怕再让她受什么皮肉苦,因此倒是一丝儿也没有敢隐瞒的,将自己这些时日所做的背主犯上的事倒豆子般倒了干净。

说完,那杏儿身子已是抖得筛糖一样。

说到底不过是一些贪小便宜、欺上瞒下的事,若说真的万恶之事,倒也不曾做过。

宁承玉听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知道这些奴婢手脚不干净,顶多也只有胆子做些这样的事。比起宁无求左小婉那一帮吃人不吐骨头的,根本是隔靴搔痒不算什么。

宁承玉说着对杏儿道:“你可知道,在侯府偷盗,若被逮住会有什么责罚?”

杏儿都要哭出来般:“手足尽剁,扔入大牢。”

偷窃本就是罪,何况还是堂堂侯府。

宁承玉冷笑一声:“看来你是明知还要故犯,本小姐倒要赞赏你的胆色。”

杏儿哇地就哭号起来:“求小姐开恩,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春雨从旁忐忑地看着宁承玉,显是完全被宁承玉的举动弄得糊涂了。

宁承玉望着杏儿:“你拿什么让我饶你?”

杏儿直哭:“奴婢保证再也不敢了,小姐饶了奴婢这一回,奴婢以后愿意为小姐当牛做马……”

宁承玉眸中闪过一丝冷笑:“很好,你记着自己说的。”

杏儿本来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猛然间听见这句话,她也不是个蠢得,顿时一个激灵灵反应上来。伏在地上就磕头:“是是,求小姐饶了奴婢这一回,奴婢的命以后便是小姐的,小姐让奴婢做什么,奴婢万死不辞!”

宁承玉慢慢道:“我不需要你万死,只要忠心。我这里,容不下有二心的奴才。”

杏儿再次赌咒发誓了一番,证明自己绝无二心。

宁承玉的目光转向春雨,春雨也很忐忑,春雨的忠心是不用怀疑的,但她终究太柔弱了些。前世的宁承玉其实看重的恰恰是春雨这一点,她心地善良,一心只为主子着想,有这样的奴才在身边,哪个主子都会觉得放心。

然而两世为人,宁承玉眼中的侯府,已是大不一样。春雨的柔弱,在有些事情上,会成为一种掣肘。

宁承玉对杏儿说道:“最近大厨房的人,许多办事不力,连我院子里的份例也敢克扣,我问你,这样事情该怎么处置?”

那杏儿眼中精光一闪,面色的怯懦忽然不见:“那些奴才不知高低,连小姐都不懂得尊敬,奴婢这就带着人,去砸了那大厨房。”

这番话说得丝毫不拖泥带水,语气也坚定干脆。

宁承玉很满意她的答案,不错,她现在就是需要杏儿这样的狠角色。

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对待无耻之人,就得做的比他更无耻。

但宁承玉还是试探了她一下,似乎无意地淡淡道:“厨房的管事,听闻是丞相千金带来的人,你敢砸?”

杏儿挺直了腰杆:“奴婢只知道自己是小姐的人,小姐受了委屈,奴婢理当为小姐讨回公道。”

宁承玉眸中已经露出一丝笑意:“很好,杏儿,这件事你若办的漂亮,不仅你之前的过错一笔勾销,我还会提你做一等丫头。”

杏儿自打进门,第一次眼里露出了极大的喜色,本以为会受罚,没想到天上掉下来这样的好事。

一等丫头,对于这些丫鬟们的诱惑是巨大的。

杏儿狠狠又磕了几下头,斩钉截铁地说道:“小姐放心,厨房的奴才胆大妄为,奴婢定会为小姐好好教训他们。”

看着杏儿恶狠狠的样子,宁承玉知道自己找对了。

春雨确实忠心,但她实在太柔弱了,现在宁承玉需要杏儿这样的出头鸟,对付恶人,只有比她更恶,才有用处。

杏儿说干就干,当下从宁承玉屋里出来,就捋起袖子,恶声恶气的准备带人去厨房。

半个时辰后,杏儿已经冲到了厨房的跟前。秦妈妈倚着小门在嗑瓜子,一边斜着眼支使小丫头给自己捶腿。那姿势模样,倒似是她是这府里头的大奶奶一样。

杏儿上去就嚷开了:“哎呦呦,秦妈妈您当真舒服日子,咱们府里的大小姐连饭都吃不上了,秦妈妈还在这儿吃得香呢!”

秦妈妈先是一愣,再一看杏儿,眼生的很,根本不认识是哪来的丫头。

这府里个个得力的大丫头她都认得,面前这个却是眼生的很。

这秦妈妈本身就是个狗仗人势、欺软怕硬的主子,一看对方是个无名丫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摆出一副凶神恶煞之样,骂道:“哪儿来的贱丫头!敢在我面前撒野!”

杏儿挺起胸膛,比她更凶恶几分:“秦妈妈,我看你是被这厨房的腌臜气糊了眼睛,都忘了自己个的身份了吧,主子还不曾吃上饭呢,你个卑贱奴仆倒在这儿吃起来了!”

什么?!秦妈妈气的两眼喷火,恨不能撕了这丫头。边上的婆子见形势不对,她平日里一向巴结秦妈妈,唯秦妈妈马首是瞻,现在也立刻站出来狐假虎威道:“你是哪个主子屋里的丫头、这般无礼?”

杏儿冷笑一声:“这厨房的人倒惯会明知故问了,咱这府里头,还能有哪个主子?自然是咱们大小姐,莫非在你们眼里,从来都不曾有过大小姐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