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蛇蝎美人
A+ A-

春雨呆住了,看着宁承玉的表情满都是不可置信,以至于握着青玉簪像个木头桩子一样杵着没动弹。

宁承玉皱了皱眉头,看向她道:“愣着干什么,去拿来。”

春雨这才结结巴巴的:“小、小姐,那,那九凤金步摇极为贵重,您,您为何现在突然要戴起来……”

清河郡主留下的九凤金步摇,其华贵华美的程度、便是从小泡在繁华中长大的燕都贵小姐,都要移不开眼的。据说,这九凤金步摇,便是这皇宫之中,流传下来的也不足三盏,其中一个,便在清河郡主手中。听说乃是当年,皇后乍见清河郡主之容貌,便赞为九天仙女,喜爱之下赐了这九凤金步摇,从此羡煞了燕都无数女子。

宁承玉看着春雨紧张的样子,点了胭脂的绛唇边浮现的、却是比冰还要寒冷的笑意:“就是贵重,才要戴,若不贵重,我还不想戴呢!”

春雨睁大眼:“小姐,您究竟怎么了?”

宁承玉此时耐心有点耗尽,皱眉道:“让你拿你就拿,那么多话做什么?”

春雨见小姐面露不耐,赶紧低了头不敢再问,立刻小跑到最里侧的柜子里,极为小心地捧出了这盏极为珍藏的金步摇。

来到宁承玉身边,春雨立刻把上头遮盖的红纱布扯下,一瞬间,华光异彩,整个屋子似乎都亮了少许。

这步摇极美极美,说它是举世奇珍,也都不为过之。便是捧着它的春雨,一时都看迷了眼睛。

宁承玉也转头,看着这盏步摇,这是娘亲生前,最爱的东西。娘亲的美丽,在这盏步摇之下,更是如同彩凤点了睛,花儿醉了蝶,犹如最美的红妆,让人沉醉迷离。

可是,便是这样美丽的娘亲,却被那样薄情负心的男人白白污染了一生。

娘亲这一辈子,本可以遇见比那宁无求好上千倍万倍的男子,而宁无求得到了,偏偏仍不自足、丝毫不曾珍惜过这个带给他荣耀,带给他一切的女人!

春雨正不知所措地捧着金步摇站在一边,宁承玉缓缓闭上了眼:“为我戴上吧。”

“小姐,这步摇太重了,您真的……奴婢担心您的身子……”

宁承玉唇边勾起讥削的笑:“重?娘亲曾戴着它,走在金銮的大殿上,从未低过头。难道我连小小的步摇都撑不起吗?”

春雨红了眼:“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小姐不要生气,奴婢这就为您戴上。”

宁承玉转过身面对铜镜朱颜,想要别人跪拜,又怎么能怕重?她还嫌这步摇不能更重呢!

春雨赶紧抬起步摇,对着铜镜,极为仔细地镶嵌在了宁承玉乌黑的青丝之上。

犹如点睛之笔,瞬间,光华流彩。

春雨对着镜子,整个人都呆了,就是她同为女人,此刻都被铜镜中的女子所叹服。

宁承玉看着镜子里那个朱颜眸间流光的女子,缓缓抿起嘴,露出一丝冷淡的寒凉。

卧病三个月的宁家嫡女,骨瘦如柴,但仍然遮不住的盛世娇颜!

“小姐真真美极了……”春雨仿佛梦呓一般,由衷赞叹道。

宁承玉望着镜中自己,长袖中的手指早已紧握。娘亲,你失去的一切,由我为你讨回来。你曾经的心愿,由我来承袭!

或许是太过用力,宁承玉的脸色看起来更羸弱了几分。

“小姐,奴婢还是扶您先去榻上休息吧。”春雨心疼。

“不必。”宁承玉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眼。她哪还有半点休息的时间,看着门外日头偏西,她知道,那个女人,说来就会来了!

前一世,她对这个日子记忆的格外深刻。

就是这一日,那女人打着“关心”的幌子前来看望她,却在她的床前,说尽了恶毒诅咒的话,宁承玉永远都记得她张狂得意的样子,也是因为她那么一闹,自己差一点点,就没有挺过这一关。那天半夜里,因为急怒攻心差一点就去见了阎王!

可是事后,宁承玉知道那个女人有多么失望,而宁承玉也后知后觉地感觉到,这女人今天来的这一趟,其实内心里,何尝没有一点点,期望着真能把自己就此气死永绝后患的恶毒念头?

春雨在旁边,只看见自家小姐的脸色不停变幻,时而阴沉,时而冷漠。她愈加感觉提心吊胆,不敢稍离宁承玉的身侧。

果不其然,窗前的雀鸟飞走的时候,阳光飘到了屋外,一抹窈窕婀娜的身姿,恰如时分地出现在了宁承玉门前的青石小路上。

说不尽的招摇,道不尽的姿态。

看到她,宁承玉终于冷冷地笑了一下。

也是在这一瞬间,宁承玉骤然松懈了下来,整个人处于一种十分慵懒的状态,就连目光里,都将方才的凌厉藏得刚刚好。

春雨则十分惊讶,看到左小婉缓缓走入院子,她的脸色都煞白了,立马转过脸,又急又怕地对宁承玉说道:“糟了小姐,左姑娘怎么来了,您快快躺回床上休息,奴婢去应付!”

躺回床上休息?宁承玉心里暗自咬牙,她等的就是这一刻,再躺回床上去?笑话,难道还想让她宁承玉,像前世那样,躺着像个傻瓜一样任人站在床前痛骂吗?

转眼间,敲门声已然响起。

春雨吓得都呆住了,显然之前,这位准夫人的积威犹在。

宁承玉看着自己丫鬟的样子,缓缓道:“春雨,不用怕,去把门打开吧。”

春雨一惊,转过头来看着,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小姐,这怎么使得?万一……”

宁承玉不由冷笑:“有什么使不得,你以为把她关在门外,她就不会找爹告状了?到时候说我们连门都不让她进,你我的下场怕是更惨。”

春雨一个哆嗦,这位左小姐的手腕,这一年来她已是领教的了。不管是什么事,只要到了左小婉的嘴里,都会变成十恶不赦,不可饶恕的大事。若是敢让左小姐有一点不痛快,她的那张嘴,能让你跳进黄河后,都百口莫辩。

想想后果,春雨有点怕,但是想到宁承玉,自家小姐身子还这么不好,哪里能经得起那左小婉再来闹一次呢?万一小姐被气得再有个三长两短……

想到这,春雨又起了一阵护主之心。

宁承玉看着她表情变化,将她心里所想的都猜了个七八十,不禁觉得有些暖意。想到前世,娘亲离世后,春雨待自己的确是忠心维护,事事都将自己想在前头,不惜跟左小婉都顶撞过好几次,为此挨过的责骂更是不在少数。否则最后,也不至于被左小婉记恨,甚至被害死了。

这样的春雨,就算不能理解宁承玉的心意,宁承玉也不会忍心怪她。

于是,宁承玉放缓了声音,柔和地对她说道:“春雨,你放心,有我在呢。”

春雨瞪大眼睛,自然接触到了自家小姐充满鼓励的眼神,一时有些雀跃又有些心酸,怎么觉得小姐今日这么奇怪呢?连左小婉都完全不怕了。

过了片刻,春雨像下了什么决心般,冲宁承玉重重点头,立刻就转过身几步来到了门前,两手抓着门栓,猛吸一口气就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个妖娆多姿的女人。

左小婉今天是有备而来的,她想来看看这个已经病的半死的宁家小姐,听说她今天上午又被宁无求骂了,左小婉想想都觉得心里畅快。她不是讨厌自己吗?自己就偏要在她眼前晃,最好,要是能把她活活气死,那才圆满呢。

左小婉这般想着,一边就扭着腰肢、满面含笑地走进了宁承玉的屋子。

因为她太得意,心里实在抑制不住的痛快,所以当一眼扫到那个梳妆镜前的女子、顿时她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那个在她心中,本应该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应该只剩下半条命的宁承玉,居然好端端的坐在梳妆镜前面,并且,朱颜粉妆,怎叫个明艳照人。

宁承玉本就是个美人,她完全承袭了母亲清河郡主的容貌,甚至更胜几分。前世,她这娇花照水的容颜,也是引起左小婉疯狂嫉恨的一个原因。

此刻,左小婉的整张脸孔,几乎是僵硬的有点滑稽起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