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表小姐是装病
A+ A-

  小团子觉得自家长兄可能娶了个假王妃,说去看长兄,真是用眼睛看吗?他记得,从前娘亲说去书房看爹爹,总会送些参汤点心之类的呢。

“母妃院子里的点心很好吃。”小团子瞅了瞅碟子里的凤梨酥。

明若觉得自己很是善解人意,转头对紫草说:“装一碟凤梨酥给世子带回去吃。”

“……”小团子无语望天。

“是,王妃娘娘。”紫草连忙用食盒装了一碟凤梨酥递给金嬷嬷。

一路往梅苑去,小团子规规矩矩地走在明若身侧。

“小团子,你几岁了?”明若看着小团子小小的一只,但言行却挺老成,一时判断不出年龄。

“五岁。母妃为什么总叫我小团子?”虽然觉得‘小团子’这个称呼有些怪,但也听得出来并没有恶意。

“因为不知道你的名字呀,而且你看起来就像一只香香软软的糯米团子。”明若看到小团子的时候,总会想起侄子小汤圆,他们都有一双黑亮亮的眼睛,萌的不行。

“我叫……瑄儿。”小团子认真的回答。

一行人进到梅苑,紫苏照例在寝殿外候着,只有小团子跟着明若进去。

司皓宸穿着一件月白色绸袍,乌黑的长发用白玉簪子挽起一半,剩下的发丝随意散在身后。英朗的面孔因为生病的原因,显有些苍白。

哇,在明若眼里,这就是妥妥的病娇美人呀。

敛住心神,明若先给司皓宸诊了脉,然后开始施针,照例是徐大夫帮忙打下手。

瑄儿看到明若施针,水汪汪的眼睛瞪得溜圆——嫂嫂好厉害呀,像武林高手一样。

银针全部落下,明若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司皓宸倚靠在床头,开始询问小团子的课业。

明若暗暗咋舌,小团子说自己五岁,古时候的人喜欢说虚岁,其实也就四岁吧。给这么小的娃娃学经史子集的,是不是太疯狂了一些。

诡异的是,小团子还真就学的有模有样,至少是背的很溜。想想自己这样小的年纪,爷爷让背个《全唐诗》都想离家出走,真是汗颜呐。

“主子。”阿一从外面进来。

“何事?”司皓宸语气幽冷,显然对被扎成个刺猬时让属下看到很不满意。

“表小姐的丫鬟来请徐大夫,说表小姐脚伤的很厉害。”阿一垂着头,他也知道这种情况应该珍惜生命,远离王爷。他好怀念做暗卫的日子啊,秦大人怎么还不回来啊。

“你去看看。”司皓宸语气淡漠,似乎表妹怎么样他都不在意。

“是,王爷。”徐大夫拎起药箱,跟着阿一出去了。

明若倒是觉得司皓宸还挺关心碧池表妹的,毕竟那徐大夫可是司皓宸找来提防自己下黑手的。现在他把徐大夫派出去,不是说明,司皓宸待碧池表妹比他的命还重吗?

明若这还真是误会了,之所以让徐大夫走,其一,他记忆力惊人,知道明若下针的位置甚至是力道都跟昨天相同;其次,卖沈太妃一个面子,顺便看看沈碧池究竟想要做什么。

明若暗暗腹诽,那碧池表妹的脚不痛个十天半个月,算自己学艺不精对不起玄医世家的名号,哼哼。

明若施针完毕打算离开,小团子很狗腿地将那碟子凤梨酥孝敬给‘父王’,希望看在他努力为长兄弄到一碟凤梨酥的面子上,不要一直查问功课的事情。

小团子跟着走出寝殿,明若随口说:“小团子,你不看的史书拿几本给我看看解闷儿。”

“史书可以解闷儿的吗?”小团子一脸不解。

“那你有游记杂谈吗?”明若挑挑眉。

“当然没有,夫子不许看闲书的。”小团子皱起小脸,“我最不喜欢读史书,都是过去的事情,看了有什么用呢?”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种文言文心灵鸡汤,明若灌起来手到擒来,“所以,就算不喜欢,该读还是得读。”

“哦。”

“王妃娘娘。”白燊手里拿着几封信件和拜帖步履匆匆地走进来。

“白大人。”明若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有位叫霁雪的姑娘找到王府来,说是您的婢女,我让人送到竹苑去了。”根据查到的情报,清凰公主确实有个叫霁雪的丫鬟,白燊亲自盘问过,暂时没什么问题。

“多谢白大人。”搜索记忆,原主确实带了不少奴仆来和亲,那些人都是南戎皇后按照公主出嫁的礼制安排的。只有霁月霁雪两个婢女,是一直在身边服侍的。

“还有……王妃娘娘,王爷必须一直卧床休养吗?”白燊一脑门子官司,虽然王爷人在王府很多事都可以处理,但有时候,还是需要露露脸的。

“想要出来逛逛的话,其实可以用轮椅。”其实明若也对司皓宸的体质很好奇,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轮椅?”白燊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在明若对轮椅一番描述之后,白燊恍然大悟,“王妃娘娘说的是,有腿疾的人坐的四轮车。”

“啊……大概是吧。”这里的人管轮椅叫四轮车的吗?

白燊想了一下四轮车的样子,由衷表示:“确实轮椅这个名字更贴切。”

“白大人还有事吗?”明若打算把小团子带回去喂饱,然后,换些书回来看。毕竟原主被养在道观里,只学了些《女则》、《女戒》,这对于了解这个世界是远远不够的。

“没有了,王妃娘娘请。”白燊很恭谨地将明若送出梅苑,折身去了寝殿。

司皓宸此时倚在软枕上,徐大夫刚从菊苑回来,正在答话:“表小姐应该是装病,脚踝不红不肿,脉象也毫无异常。”

如果沈碧池在这里,估计能气得厥过去。她今天早上就是被痛醒的,脚腕酸麻胀痛,一碰就针扎一般地疼。她现在别说站立行走,就是躺着不动都很痛苦。

“你下去吧。”司皓宸挥了挥手,徐大夫躬身退下。

“王爷。”白燊将手里的信件递给司皓宸,“王妃刚才外面教导……世子。”

“嗯?”司皓宸有些好奇,清凰公主究竟教了瑄儿什么,值得白燊郑重其事地用了‘教导’二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