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一桶金
A+ A-

  一个奴婢也敢开口教训自己,沈碧池低垂着头,眼中满是怒火。再抬起头时,泪水溢满眼眶:“都是我不好,不会说话惹得嫂嫂生气。”然后很吃力地想站起来,但是,好像受了伤站不起来。

双环和翠环连忙上前把沈碧池扶起来:“小姐,您是不是伤到了啊。”

“只是扭了一下,不碍事的。”沈碧池一副强忍疼痛的模样。

白燊看看一脸痛苦的沈碧池,再看看面无表情的王妃,顿时觉得十分头疼,这后院女人之间的争斗,怎么也轮不到他这个家臣做主啊,他可真是太难了。

明若也没心情看白莲花哭唧唧,冲不远处手里捧着食盒的丫鬟招了招手:“那个谁,你过来。”

那丫鬟走过来,神情十分局促:“奴婢草儿请王妃娘娘安。”

“起来吧。”明若早就注意到她了,倒不是因为这个人,而是因为她手里的食盒,散着一丝丝香甜,“你来说说表小姐是怎么摔到的。”

草儿的娘是大厨房里的厨娘,小世子院子里要了枣子糕,点心一蒸好,就让她送过去。小世子吃着香甜,让她给王爷送一盘过来。刚走到梅苑外墙,就看到表小姐与王妃遇到一起:“奴婢看到王妃跟表小姐说话,表小姐可能是不小心,自己摔倒的。”

“表小姐以后走路可要当心些,别再摔着了。”明若带着紫苏离开,从沈碧池身边路过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手指弹了弹。

哼哼,她堂堂玄医世家的继承人是那么好坑的吗?

“既然表小姐伤了脚,那就快些回去,让太医瞧瞧。”白燊觉得皇上送来的两个太医都闲得长毛了,今天难得有用武之地。

“伤还能忍忍,我想把亲手炖的汤,送给表哥喝。”沈碧池一副什么都没表哥重要的模样。

“这汤白某拿进去,表小姐还是回去吧,王爷养病期间是不见客的。”王爷看着太妃的面子才让这表小姐在王府暂住,之前汤汤水水点心小菜送了多少,王爷哪一次见过她了。她究竟是哪儿来的自信,王爷会让她踏进梅苑的。

“那就多谢白大哥了。”沈碧池心里把这多管闲事的白燊骂了八百遍,面上却装得含羞带怯又感激。示意婆子将食盒递给白燊,然后由双环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了。

白燊看着沈碧池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他还真是小瞧了这表小姐——她刚才明明是伤了左脚不能着力,走了十几步,又换成了右脚。看来这摔倒又扭伤了脚,都是在演戏呢。

沈碧池回到菊苑,再也维持不住温婉端庄的闺秀模样,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砸到地上:“王爷不见客!王爷不见客!我是客……那明若算什么东西!”

翠环听到小姐的话心都打颤,且不说那位现在是王府正经的女主子,就算小姐以后成了侧妃,也压不过正妃。况且,除去王妃这层身份,还是一国公主呢。翠环看自家小姐这架势,还要打砸骂一番,连忙将几个小丫头打发出去,关好房门。

明若回到竹苑,觉得腿都酸了。这王府也太大了,从梅苑到竹苑,就要走二十多分钟,可怜了原主这娇弱的公主身子。她暗暗下决心,从明天起要好好锻炼身体,体力跟不上就不是合格的外科医生了。

“传晚膳吧,我饿了。”明若看了看天色,吃晚饭虽然有些早,但她午饭都没吃呢。

“奴婢这就着人去传,现在还不到时辰,大厨房那边恐怕一时做不出来呢。”紫苏想着王妃没用午膳,嘱咐去传膳婆子,先端些点心回来。

明若吃了两块枣子糕,她晚膳也传来了。六荤两素一汤,又是满满一桌子。大概是东桓的饮食习惯,大多是炖菜。明若仔细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南戎的菜式多半是炒菜,跟现代差不多。明若不喜欢炖菜,随便吃了一些,就回房间了。

明若靠在罗汉床的软垫上,开始思考人生。今后的日子要怎么过?难道要困在这座王府一生?

她叹了口气,就算她愿意在这里过下去,见识过云亲王那白莲花表妹,也觉得心累。若是在王府生活,以后这样的情况肯定是层出不穷,这里不是一夫一妻制的现代社会,王府的后院搞不好就是彩旗飘飘。

明若给自己的定位是客卿大夫,但她顶王妃的名头,就是那碍眼的红旗,彩旗想上位就得扳倒她。

她一个异国公主,在东桓没有倚仗,现在云亲王的小命握在自己手上,遇到事情,他应该会护着自己,但他的病好了,就不会有这种保障了。

明若永远都不会把身家性命压在别人身上,她吐了口浊气,也做出了规划。

当前要务有二:其一,治好司皓宸的病;其二,就是赚钱。等司皓宸的病好了,她就离开王府,世界这么大,她要去看看。顺便找个气候宜人的山谷,开辟一些药田,当个诊金奇高,脾气又怪的隐世神医,想想都觉得又a又飒。

既然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那从现在开始,就要开始挖掘第一桶金了。

“王妃娘娘,新帐子做好了,您看喜不喜欢,要是满意,奴婢就挂上了。”紫苏抱着床帐走进来。

“不错,挂上吧。”这顶帐子是浅黄色,上面绣着折枝兰花,十分清淡素雅。靠近了,还能闻到熏香味儿,明若真享受不了这股子烟熏火燎的芳香,“以后我的衣裳被褥都不必熏香。”

“奴婢记下了。”

“我要去书房制药,不要让人打搅我。”明若忽然想到了,她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

明若忙活到半夜,才回卧室休息。夜色中一道黑影潜入书房,用一块包袱皮将堆放在书房的药材一网打尽,飞速离开。

片刻后,这黑影出现在司皓宸的寝殿中,将一大包药材递给徐大夫,转身向司皓宸复命:“王妃娘娘制药时很谨慎,门窗紧闭,周围不许人靠近,属下什么都打探不到。”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