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山中少年
A+ A-

“这位可是想来求学?”

“是是是!”马员外猛点着头:“这是我家孩子,我想让这孩子拜入老师名下!”

“哈哈哈,好说、好说,老夫开这间私塾就是为了广教人子,哪有拒收学子之说?随我来,我们到偏堂商议。”

“好,好!”

可还没等马员外拉着自家孩子走,那孩子却站在原地,对山中老人行了一礼。

“老先生,小子有一事求教,还望老先生可以为小子解惑。”

马员外顿时收起那激动的心,在旁边紧张的看着。

这是他的孩子在考验这位老师,如果通过,那么他的孩子才会甘心入学。

若是不成,那他还得再找下一位先生。

“哦?”山中老人抚着白须,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孩子:“但说无妨。”

“老先生,您认为除了考取功名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自己的才学得到发挥?”

看着那孩子清澈的双眼,山中老人笑着说道:“门客、军师、幕僚,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谋士’。”

“那么老先生,您认为什么才是谋士呢?”

“什么才是谋士?”山中老人抚着白须,微微一笑:“若是你想听,那老夫便于你说道说道。”

“所谓‘谋士’,便是以谋取士,以自己的智慧和策略为王侯将相服务,以此来实现自身的理想。”

“那么谋到底是什么?”

“‘谋’对于谋士自身来讲是一种保护,对他的主人来讲是一件武器,对他的敌人来讲是一柄利剑。”

“不过我认为,所谓的‘谋’其实是一种境界。”

“境...界...?学生不懂,还望先生赐教!”

“首先是谋己——若是一个谋士连自己都保护不了,那还何谈其它?所以一位谋士首先所要做到的就是利用自己的智慧,去保全自己的性命,去体现自己的价值,让别人重视,让别人来保护你。”

“其次是谋人——保的了自己性命的周全,便要为他人出谋划策,只有当你开始为别人排忧解难,你才第一步体现了自己的价值。”

“再者是谋兵——会谋己、谋人,这都只是小打小闹,算不得什么,只有到了谋兵这一层,你具有了‘谋’成千上万人的能力才算是入了门。”

“至于后面的……”山中老人轻抚着白须,看着陷入沉思的孩子摇了摇头:“后面的对你而言还太早,还是等日后再教与你吧。”

马员外在旁边听的是一愣一愣的,什么谋己、谋人、谋兵,他何曾听过这些?

只是看自己孩子那崇敬的目光,他就知道这次找对人了。

“孩子,还不赶紧拜见先生!”

“哦哦!”孩子连忙跪下身,磕了三个响头:“学生拜见先生,请先生教授我谋士之道!”

可还没等老先生说什么,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哈哈,山中老人,果然名不虚传!”

一众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快速包围住山中老人他们,身穿暗银色的铠甲,手中拿着古朴的长刀,灰白的刀刃在阳光的照射下硬是一点反光都没有。

“你们是谁的部下!”马员外怒指着这些人:“竟然敢带着武器如此嚣张,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位穿着金甲、武装到牙齿、像是统领一样的人走了出来,什么话都没说亮出一个牌子,马员外看到后吓的立马跪在地上。

“小、小的……”

“别说话,就当我们没来过,知道么?”

“是!是!小的明白!”

“哼,算你识相——来人,把这位山中老人带走!”

“是!”

山中老人被两名士兵夹了起来,一脸懵逼。

这什么情况!?

“且慢!”

山中老人喝止了这些凶神恶煞的士兵,他自知是躲不过这一劫,便已经下定决心。

“蓝瞳!”

门口见到这些官兵呆然的一名书童回过神来,听闻快步跑来,从那些官兵身上收回视线,对老师作揖礼拜。

“师尊,请问有何吩咐。”

“为师这一去恐凶多吉少,你行事向来稳重,这私塾从现在便交于你。”

蓝瞳闻言大惊失色,急忙道:“师尊,您……!”

山中老人挥手打断了他,碍于师尊的威严,蓝瞳把话给咽了下去,低头恭听。

“为师的书房有几本为标注署名的书,那些都是为师这些年来的心得,若是有谁想要,便拿去摘抄一份,盒子的密码,你知道的。”

蓝瞳有些慌张,那些书是师尊专门放到暗盒中的书,因为还未完成便从未与人说过,他是唯一一个知道那些书所在的人,因为他曾经到师尊的书房破了密码偷偷的看过。

可是抬起头来,师尊的脸上依旧是那慈善的笑容,眼里没有对他的一丝责怪。

“去吧,孩子。”

拍了拍蓝瞳的肩膀,旋即山中老人看向本来今天该入门的孩子。

“看来老夫与你无缘,那三句你且记在心中,那些书你也可以摘抄一份,日后寻到名师自然会为你解惑。”

所有人都为‘山中老人’的处事不惊所震撼到,无论是趴在窗户上看的几十个学生,还是帮工的学童,都不由地在心里生出敬佩之意。

特别是马员外的孩子,更是跪在地上,心怀感激地磕了几个头。

可没有人看到,那表面上看着风轻云淡的‘山中老人’,那在衣袍下的双手已经捏成了拳头在微微颤抖,手心也出了不少的汗。

交代完,山中老人转过身,看着这一群身份神秘的官兵。

“走吧。”

“哼,倒是个角色,带走!”

二话不说,旁边的两名银甲官兵架起了他,在众目睽睽下离开了。

顺着林中小道离开私塾,远离众人的视线,‘山中老人’眼睛一白,整个人晕了过去。

“嘿!这人怎么回事!”

“就是,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还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两名士兵一边怨言,一边将云岚扶起。

不过其中一名士兵在扶云岚的时候,手上的手甲不小心蹭到了他的脸,顿时蹭下一层皮来,顿时吓的他七魂丢了三魄。

“统、统领,我、我这个……”

金甲统领挥手停下队伍,走过来一把托起‘山中老人’的脸,那皮肤破掉的位置没有流出鲜血,而是在那层苍老的皮肤下面,还有着一层嫩白的脸蛋。

“这是...面具?”

顺着那层皮从边缘扯下,一个破损了小半的人脸面具就落在金甲统领的手中,而那所谓的山中老人,则是一个面相看上去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旁边的银甲侍卫一看,顿时慌了神。

“统领,我们会不会抓错人了?”

金甲统领没有说话,抓着‘山中老人’的脸仔细看了半天,又捏了捏手中的人脸面具。

“没错,就是这个家伙,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装扮的如此苍老,但毫无疑问是我们要找的人。”

金甲统领收好了那人脸面具,一挥手。

“走,回去向皇上复命!”

“是!”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