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救人一命
A+ A-

原本在宫里等待消息的丽贵妃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婢女,最终糟心的摆了摆手让她退下。

“皇上驾到……”

还没有缓过神的丽贵妃瞬间精神起来,收拾着自己的妆容跪在了地上。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

丽贵妃请安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皇帝大声叱责了一句。

“说!你到底是何居心,竟然敢拿毒花陷害朕!”

皇帝只觉得胸腔烦闷,似乎有些喘不过来气,来不及斥责丽贵妃便在公公的搀扶下离开了。

“自今日起,你便禁足在百春宫吧,没有朕的允许不许迈出大门一步!”

丽贵妃这才反应过来是婢女身上的冬蕊花!

皇上最闻不得的花香,没想到被自己弄巧成拙了!

本想陷害白湘浅的,没想到竟算计到了自己的头上。

“好你个白湘浅,我定跟你誓不两立!”

就算已经明白了过来,但也不好直接把人带过来,丽贵妃狠狠的吐出了一句话,也只能把这笔账记在心里。

皇帝急匆匆的离开了丽贵妃处之后,没走几步就觉得头晕眼花。

大概吸入了过量的冬蕊花之气,竟引发了多日未犯的心疾。

对于旁人来说几乎闻不到的花香,在皇帝这里可是致命毒药,整个京城都没有一点种植冬蕊花的。

跟随着皇帝的一行人顿时也有一些慌乱,扶着皇帝去了离这里最近的迎春宫里。

迎春宫内方才得到白湘浅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大声吵闹,皇后娘娘刚刚服了药需要静养。

白湘浅刚走到房门前的那一刻,便听见了吵闹声。

走向前去拉了一个女婢过来询问才知道,原来是皇帝在走路时晕了过去,被这群人带到了这里来。

“回姑娘的话,方才已经有人去寻太医了,公公们只是想把皇上抬进屋子里。”

白湘浅听完只觉得头都变大了不少,就这么一件小事,竟然都能让这么多人慌乱起来。

她拨开人群扯着嗓子指挥起了众人,没一会功夫便让皇帝躺在了软塌上。

对于皇帝在走路途中突引发心疾晕倒,白湘浅自然知道原因。

本着医者的职业道德,她没有等太医过来便直接为皇帝把起了脉。

白湘浅询问旁边公公这才知道了皇帝何故突然犯了心疾,那冬蕊花自己早年进宫也是听皇后提起过的。

那些许银针在她的手中就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不出一会皇帝便清醒了过来。

见到皇帝醒来,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皇帝得知是白湘浅医治了自己,刚想开口说话就被门外的太医们打断了。

这些太医急匆匆的赶来,却未料此时皇帝已经被人救了过来。

太医们个个都缩着脑袋不敢抬头,跪在地上吓得发抖。

“朕养着你们有何用!别在这碍眼!快滚!”

而白湘浅一直就站在旁边的屏风后未从离去,她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皇上赶走了太医们,歇息了一会便进去看了看皇后。

皇后已经悠然转醒,只是精神头依旧没有恢复。

“皇后啊,你这侄女是真的不错啊。”

说完,皇上久违的对白皇后笑了笑。皇后愣了一愣,平时相敬如宾的两人,现在终于感觉有点像是一对平常的夫妻了。

对待皇后,也只是处于名义上的本分,和这么多年相互扶持的情义罢了。

“也多亏了她啊,朕才能醒的这么快。还有皇后你的身体,也是多亏了你这侄女。”

白婉莹虚弱的脸上牵强的笑了笑,白湘浅注意到姑姑的不适,及时的开口。

“陛下,臣女在医谷中学医,知道有一方子可以缓解很多皇上的症状,臣女这就给皇上写下来。”

白湘浅看了一眼皇后,“皇后娘娘凤体受损,臣女也有方子,让皇上和皇后娘娘慢慢恢复。”

皇上爽朗的笑了一声,再次冲着皇后把白湘浅夸奖了一番,这才突然想到。

“说起来朕还没有见过紫霞医谷的医术,不如看看你是如何抓药的?”

白湘浅等的就是这一句,立即弯下腰。

“臣女之幸。”

“那皇后好好休息,我便跟着你这侄女好好去看看。”

白婉莹笑了笑,笑着看了白湘浅一眼,这才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到了放心的意思。

“待臣妾身体好些了,再去伺候皇上。”

皇上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在前面朝着太医院走去,身后跟着的是安静的白湘浅。

皇上一路上倒是和白湘浅有说有笑,询问她这些年在紫霞医谷的见闻。

好几次白湘浅都把身前的人逗得哈哈大笑,丝毫没了之前的紧张气氛。

“皇上,夏原回来了,这会在御书房门前等着呢。”

跟着大内的小太监急匆匆的来报,白湘浅听到那人名字的时候挑了挑眉,并未做声。

“让他过来吧,总归也无事。”

小太监又一溜风似的跑了,白湘浅跟着皇上进了太医院去抓药。

出来的时候果然看到夏原就在不远处,白湘浅没有抬头看他。

把药交给皇帝身后跟着的宫女,自己便应了命令去皇后宫里了。

夏原看着白湘浅的背影有些疑惑,又看了一眼太医院的门口瞬间了然。

怪不得之前会在那穷乡僻壤的小乡村遇见她,想来是宫里的医女出去采集药材了。

“夏卿,随朕来吧。”

皇上的声音瞬间让夏原回过神,作了个礼便跟着皇上离开了。

白湘浅刚到皇后宫中,露重就一脸凝重的走了过来,冲着她点了点头。

白湘浅吩咐人看好皇后姑姑,这才跟着露重到了后院。

“查的如何了?”

“果真如姑娘所想。”露重点了点头,“是丽贵妃宫中的人。”

白湘浅冷笑了一声,心中也是有了自己的主意。

从丽贵妃刁难自己的时候她就已经怀疑了,自己入宫也算的上是奉旨。

不管怎么说都不应该传的那么快,这丽贵妃明显的在皇后宫中安插了奸细。

“确定是哪个了吗?”

露重点了点头,那人虽说比较谨慎但年纪还是不大,做事难免有遗漏。

“好,今日就替姑姑好好清理一下。”

白湘浅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随后拉着露重一齐去了皇后的寝宫。

床榻上的白婉莹此时已经好了很多,白湘浅已经完全解了毒。

不过因为之前皇后的身体损伤太严重,所以只能慢慢的调养,按照白湘浅给的方子吃药。

皇后寝宫里恢复了一贯的安静,白湘浅带着露重一起去采摘草药。

皇宫之中的药田种着许多珍贵的药材,白湘浅喜欢这些东西倒也没人怀疑。

她出去之后,皇后宫中后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婢女从里面探出头,确认没人跟着自己这才急忙离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