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假装中毒
A+ A-

“这是沉不住气,想要控制住我了。”事已至此,幕后黑手是谁已经一目了然。

村长迟迟未归,同蛇虫鼠蚁莫名亲近的桃红姨娘,还有惯会献殷勤的陈老头……

村长家中不止这三个人,可惜有意无意的,白湘浅目前就只见过这三人。

白湘浅吐出一口浊气,夏原眼疾手快的用匕首把长虫钉死在桌上。白湘浅心念微转,便直直的向身后倒去。

夏原配合的一步上前接住白湘浅酥软的身体,白湘浅暗地里在他的腰后拧了一把。

夏原眉间微蹙,抱紧怀中的人,震惊道:“浅浅,你醒醒,这是怎么了?”

白湘浅被他掐得快要喘不过气,用力拧紧了他腰间的软肉,男人才悄悄让她放松了些。

房间里的动静太大,春分几人立时便得了消息赶过来,见此也是心中一片茫然,俱是在心底暗道,要死要死,神医没了,他们也休想活着出去。

夏原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同冬至有了一次眼神交换,得到冬至会意的点头。

是夜。

桃红姨娘在看过白湘浅昏迷不醒的状态之后,很是惭愧的向夏原表示了歉意,并再一次告知,村长已经两日未归了。

待桃红姨娘走后,白湘浅悄然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哪里还有半分昏迷的迹象。

两日不约而同的嘴角勾笑,夏原用大衣裹住她,几步就带着她上了房顶,借着夜色潜伏在房顶。

春分与冬至两人在夏原的授意下,去了巷子里练拳,朱大娘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撑在桌上打瞌睡。

偌大的一间房,只剩下云栽与露重微弱的呼吸声。二人几日未曾饮食,颧骨肉眼可见的消瘦了。

白湘浅二人借着黑暗隐匿,直到一抹暗色悄无声息的潜入院子里。

夏原手指在屋檐上轻叩,两道黑色的身影一前一后从屋顶落下,悄无声息的靠近主屋。

却说屋子里那人,白湘浅让夏原偷偷揭开了一片瓦,屋子里的所有场景尽收眼中。

黑衣人潜进了屋子,第一件事便是探了探云栽的呼吸。见人从衣袖中拿出黑色的竹筒,白湘浅再也忍不住带着春分二人踢门而入。

“想干什么?”

春分早已识趣的给白湘浅搬来座椅,两个护卫一左一右排开,却是与夏原一起站在白湘浅身后把持住门口。

见到来人怨毒的目光,白湘浅轻笑出声:“窗子已经被封死了,你不用担心。”白湘浅在用言语警告她不要轻举妄动。

夏原手中的小刀一转,便飞过去一刀将来人手中的小竹筒钉死在墙上,顺带一起被钉死的,还有竹筒中的蛊虫。

“还想再给云栽中一次蛊毒?桃红姨娘,我时间有限,你便自己交代了吧。”

来人取下面纱,露出那张温和的脸庞,正是同白湘浅有过几面之缘的桃红。

“你几次三番的指使蛊虫咬我都没有得手,你以为我会没点防备,再一次中你的套?”

桃红冷笑:“所以你根本就没有中蛊毒?”

白湘浅撑着额头好整时暇的看着她:“当然,我若是不装作一副中毒的样子,怎么把你这条大鱼引出来?”白湘浅自袖中拿出小金玲,里头的蛊虫受了刺激般的弹跳个不停。

“我猜,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会留下把柄,让人发现你养蛊,所以你把蛊虫养在了自己身上。”

桃红笑着挑了挑眉,“没错,母蛊的确在我身上。”她谨慎行事,把母蛊养在了自己的身上,只要自己一天不死,那些人就要承受这些痛苦。

白湘浅看着模样淡定的桃红,心想,这么好看的人,做事却如此心狠手辣。

小金玲里面的蛊虫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一样疯狂的蠕动,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桃红姨娘,你看这东西同你好生亲近呢。”

桃红看着白湘浅手里的东西,作势就要去抢。

白湘浅早就看出了她的想法,随手就将东西扔给了冬至,桃红姨娘这下彻底被激怒了,眼神恶狠狠地看着眼前的白湘浅,手指尖也在暗暗的用力。

“看来,白姑娘是真的不打算好好地活下去了。”

白湘浅嗤笑了一声,不想和她多费口舌。

春分和冬至两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桃红的身后,桃红心下微惊,冷冷的看着白湘浅。

“这是非要撕破脸皮了?”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向着窗户靠近。

白湘浅看出了桃红姨娘的心思,这事情还没有交代清楚,想走没那么容易!

“桃红姨娘还是留下来把该交代的交代清楚再说吧。”白湘浅眼神凌厉的看向桃红。

“想留住我?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就在桃红马上就要挪到窗边,冬至执剑闪到了她的面前,桃红瞬间不能再靠近半步。

“留住你的本事,自然是有的。”白湘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迟迟散不去。

桃红眼神暗了暗,眸中划过一丝狠厉,“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这件事情本与你们无关,乖乖走人就好,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只见桃红手中频繁动作,随后指尖浮现出两点黑色,猛的朝着春分冬至弹去!

都去死吧!桃红阴狠的想着,只要控制了夏原的那两个手下,白湘浅便不足为惧!

蛊虫很小但是白湘浅可以清晰地看到,虫子在空中不断的蠕动着,很是恶心。

眼看着蛊虫离他们越来越近,就在这时,夏原出手,杀掉蛊虫,把桃红姨娘给擒住后,交给了春分冬至。

“你们,卑鄙!”桃红在试图挣脱束缚,却是徒劳。

白湘浅走近桃红,轻启唇瓣:“要说卑鄙无耻,谁人能敌桃红姨娘?”

桃红姨娘不甘心,她低垂着头,眼中恨意难掩。

白湘浅抬起桃红的下巴,“多精致的一张脸啊,怎么就想不开去给当妾呢?还是个糟老头,该不会你就好这口吧?”白湘浅仔细端详着,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夏原赶紧拿开白湘浅的手,横眉竖目:“你不要命了,万一她身上还有蛊虫……”

“怎么,夫君这是担心我?”白湘浅用绣帕擦了擦手,还故意拿着绣帕在夏原眼前晃。

夏原忍住笑意,把绣帕烧掉,“别闹,先处理正事。”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