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被包围
A+ A-

白湘浅心头不屑,暗道了句“狗男人”,摆出一副不与人亲近的模样,相处了没几天就开始对他她动手动脚,占便宜。

白湘浅没有等到他的回应,只觉空气突然一滞,一条缩成一团的毒蛇从房顶掉落,就砸在白湘浅脚边。

白湘浅心中一哽,声线略微带上几分颤抖:“我忘记说了,凤凰木药效有些强,来不及退出去的蛇虫会直接陷入假死。”

几人动作微顿,夏原眼瞧着又一只蛇虫从屋顶的空隙落下,沉声说道:“去找另外几个人,走。”

白湘浅想要抬头看清屋子里的情形,便被人一件衣衫从头罩下。

夏原止住她的挣扎,小姑娘脑袋在他的胸前不安分的动来动去,夏原索性将人锁在怀里:“别睁眼。”

白湘浅侧耳听着腰包里面的冰蟾蜍叫个不停,微微撇嘴,心道不就是一地的毒虫吗,医毒一家,她怕个毛线。

屋子被点燃,空气里传来噼啪噼啪的响声,白湘浅不用多想也知道角落里藏着的毒虫被烧焦了。

见小姑娘踩在地上的脚步微顿,夏原瞅了一眼,便直接将人拦腰提起。

白湘浅一惊,却吸了一口的烟气,止不住的咳嗽。

“屏气,闭嘴。”

男人沉闷的声音响在耳畔,白湘浅默了一瞬,便伸手环住他的脖颈,让他的动作更方便些。

二人出了院子,蛇虫早在凤凰木的熏烤下跑了个精光,春分二人带着朱大娘子母子与露重云栽同他们会合。

一行人走出了一射之地,眼见屋子完全烧了起来,心中一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白湘浅急躁的拍了拍夏原的肩膀,道:“快放我下来。”

夏原将人放在地上,顺便取走了罩在她身上的一件外衫,记起方才闻到的青竹香,白湘浅脸色红了一瞬,轻咳了一声方道:“都没事吧?”

春分将露重二人安置在树下,白湘浅跟着过去给二人把脉,见二人脉象平稳才松了口气。

“我们赶去隔壁屋子的时候,朱大娘子同她家孩子正藏在柜子里,还好没有贸然逃出来被毒虫咬到。”

白湘浅心中也是庆幸不已,还好身边跟着夏原几人,不然带着露重二人逃出来也是艰难。

“有时候被毒虫咬到,也就是一息之间的事,也许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等安定下来我亲自给你们检查看看。”

夏原显然也是想到这一层,沉吟片刻方问道:“你担心是蛊虫?”

白湘浅点头:“既然有人能够操作这一群毒虫,让几只被特殊饲养的蛊虫混在其中,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接下来几日,你们若是察觉到身体异样,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几人俱是郑重应下。

白湘浅伸展了番僵硬的手脚,末了才拿眼睛瞟了夏原一下,语调清闲的问道:“所以,接下来,我们住哪儿去?”

朱大娘子的两间小破屋被烧毁,自然是不能住人了。

夏原止住看上蹿下跳做舒展运动的白湘浅,握住她的肩膀向后用力,白湘浅倒吸了一口凉气,良久才摁着肩膀道谢。

夏原轻哼了一声:“少爬些墙,再扭了胳膊,我决计不帮你。”

春分冬至识趣的背过身,表示他们什么都没听到,爬墙什么的,想想就刺激。

见他一副嫌弃的模样,白湘浅甩了甩手臂,哼哼了两声没说话。

要不是她大晚上的做贼似的去村民家爬墙,他们哪里能知道母蛊就藏在村长家里。

也就是这群人没用,害得她细胳膊细腿的跑前跑后。夏原的一番挤兑,已让白湘浅全然忘记了某人几次三番的救命之情了。她这伤是在查探村长房子时落下的,当时也无什大碍,只是方才逃跑时不小心磕碰到了,手臂活动起来便有些力不从心,

夏原嗤笑了一声,赶在她被石头绊倒之前,把人提溜到身边站好,斥道:“作死呢?”

白湘浅下意识的缩了脖子,随后反驳道:“关你什么事?”

夏原将人摁在前面站直,训道:“好好走路。”

白湘浅眼睛一闭,抬着下巴哼道:“天黑,看不见路。”

折腾了这么久,天色确实已经全黑了。

夏原额上的青筋跳了一下,任由白湘浅扯住他的袖子,带着人往前走,他只要垂眸便能看见小姑娘乖乖巧巧的跟在身后,一种奇异的滋味在心中逐渐蔓延。

“我们去哪?”

两个侍卫抱着侍女在后头闷声跟着,朱大娘子的孩子也因为一整日惊吓过度,在母亲怀里睡得香甜。一行人闷头走了半柱香的功夫,白湘浅终于是按捺不住问出口。

“自然是去找事主理论。”

夏原这话倒是说得白湘浅云里雾里的闹不明白:“我们没有证据,贸然过去,岂不是打草惊蛇?”虽然幕后之人是谁,二人的心里已经有了计较,但是总不能拿着几条蛇的尸体上门去讨要说法吧,没有证据站不住理呀!

夏原见她拖着脚后跟走得越来越慢,索性将人扯在身旁拖着她往前走:“那日上门拜访村长便已经打草惊蛇了,不然你以为今日之灾是平白来的?”

白湘浅微微侧脸,瞧着夏原冷硬的轮廓,有些出神,随后便听他接着说道:“想用蛇虫之灾吓退我们,咱们索性便在他家住下,我倒要看看后头还有什么诡计。”

白湘浅看着眼前熟悉的大门,半响无语。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们带到村长家的目的吗?送羊入虎口……

“你们紫霞医谷出来的人,难道会斗不过一个野路子苗疆女?”

白湘浅倏然便觉着胸口积了一口火气,气哼哼道:“紫霞医谷的人行走江湖,就没怕过谁!”就是这蛊毒实在是古怪,她从未见过,故而谨慎些。白湘浅如是安慰自己道。

夏原唇角微勾,抬手便把人推到门前:“很好。”

白湘浅瞥了他一眼,任劳任怨的敲门。

开门的依然是上次的陈老头,见到一行人也是惊诧了片刻。

白湘浅抬头笑得落落大方,如春花绽放。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