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解剖
A+ A-

夏原意味不明的轻嗤出声:“娇气。”

白湘浅抓在他手臂上的手指紧了紧:“等你被人下了剧毒,好不容易能捡回条命的时候,你只会感叹活着真不容易,才不会有心思哀叹自己身体病弱,反正我未来夫家有能力娇养着我。”

“你未来夫家既然这么能干,怎么就留你一人在外间行走?”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因为我夫家如今自身难保。”

夏原神色顿了顿,斥道:“不知羞,还没嫁出去就一口一个夫家。”

白湘浅眸光微转,似笑非笑的说道:“难不成像你一般含蓄,明明是担心我一个人去义庄,还要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给我带路。”

夏原薄唇微抿,半响才吐出一句:“你想多了。”

她长长的哦了一声,嘻嘻笑着不说话。

夏原顿时就语凝了,只能感叹世上竟有如此不要脸皮的女子。

二人在村子里逛了两圈,终于在一出挂着白皤的铺子前停下脚步。

“是义庄。”

夏原扯住跃跃欲试的她,将人拦在自己身后,率先走了进去。

白湘浅微微撇嘴,跟随着他四处查探。

入眼是拜访整齐的数具遗体,因为义庄地方太小,有些遗体更是直接贴墙直立放置,瞧着骇人得紧。

她粗略的数了一下,一共四十五具尸体。

“村子里一年之内接连死了四十五人,村长竟然还拦着村民不许出去找活路。”

夏原冷笑出声:“为了一己私利,什么事做不出来。”

白湘浅制止夏原触碰尸体的动作,正色道:“这些人身中蛊毒而亡,你小心些。别让蛊虫过到你身上,我可没有多余的冰蟾蜍的涎液了。”

“虫蛊乃是天下最奇妙的东西,也不知是何种蛊毒,竟能让人死而不僵。”

夏原贴着她的后颈,将人拧到身后:“你想干什么?”

她一双清澈的杏眸此刻亮晶晶的:“解剖,只有解剖才能知道原因。”

夏原握住她的手腕,取下她手中细长的刀片,挽起袖子,缓声说道:“你说,我来解剖。你是唯一能知晓如何整治蛊毒的人,若是连你也出了茬子,村子里的人就只能直接去见阎王了。”

白湘浅眼角带上笑意,将手套给夏原戴好,叮嘱道:“中了蛊毒的人,血液都是带毒的,不要让尸身上的血迹粘到你的身上。”

夏原在她的指导下,利索的在尸身上划开一道口子,用力均匀,伤口划成了一条笔直的直线。

她心下感叹强迫症患者实在是可怕得紧,接着让他划开死者心脏部分。

“你杀过人?”白湘浅专注的注视着眼前人熟稔的动作,忍不住询问道。

若不是杀过人的人,面对解剖尸体,不会如此淡定。更何况夏原下手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只怕是杀人的一把好手。

夏原温言,漫不经心的回她:“你以为夏家家主的位置,是那么容易坐稳的?”

她才恍然想起遇到这人时,男人浑身是血,显然是被人一路追杀。能够在虎口逃生的人,哪里会是寻常人。

白湘浅忍不住嘟囔道:“你身边的人也忒没用了些,这些子小事都要劳累你动手。”

夏原险些失笑出声,小姑娘性情不定,方才跟个小刺猬似的怼他,不肯落他半步,现在又气冲冲的给他打抱不平。

她将火折子凑近,二人借着微弱的火光细细的看了看,皆是惊了一惊。

“空了。”白湘浅惊呼出声,忙又让夏原划开那人的肚子,指尖死者的五脏六腑都不知所踪,只有空荡荡的骨架支撑起皮肉。

簌簌。

夏原耳尖微动,带着她迅速后退了两步,手中寒光闪过。

白湘浅回过神来时,只见地上用刀片钉着一只白色的肥虫,足足有她的大拇指那般粗壮。

“是从尸体里飞出来的,幸亏方才躲得快,不然就被他咬上了。”白湘浅也是心有余悸,眸光沉沉的看着白虫在地板挣扎不脱,直到最后一动不动。

“这只蛊虫,以死者的脏器为食。”

咯吱。

二人正在沉吟中,房间里突然发出细微的声响。

咯吱,咯吱,犹如窗檐骨架合拢的声音不绝于耳。白湘浅浑身顿时升起了寒意。

“夏,夏原。”

眼见小姑娘惊恐得连声音都带着颤抖,夏原不着痕迹的将人护在身后。

他是常年练武的人,在夜间也能行动自如,白湘浅还处于懵然阶段时,他便已经看出,义庄里,有尸体爬起来了。

那咯吱的响声,正是骨头扭动的声音。

白湘浅忍不住紧紧攥住男人的衣袖,小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若是小姑娘知晓,有义庄的遗体诈尸了,只怕是要吓得当场晕过去。

夏原心知白湘浅是个色内里人的老鼠胆子,便默不作声的带着她往门边走,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她不慎踢到木板,险些尖叫出声,被夏原眼疾手快的按在了胸前。

“禁声,咱们躲到屋子外面,看看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

这些人……

屋子里除了他们两个,剩下的便是死人。

白湘浅极力止住牙间的颤抖,跟着夏原的脚步默不作声的往外走。

熟料腰间突然传来“咕噜”的一声异响,她顿时急得一脑门子汗,恨不得回到过去锤死多事的自己。

方才她担心二人在途中遭遇蛊虫的攻击,随手将冰蟾蜍塞到了腰间的布袋。

冰蟾蜍本就对外界的感应极为敏感,此时动静不小,它就忍不住发出声音,试图吓退对方。

对方当然是不会被吓退,只是这一声给他们二人带来的麻烦可不小。

夏原握在她肩上的手掌紧了紧,将人从地上提起,声色低沉的说道:“走。”

话音落,便带着她从窗子翻出去,身后是跟随而来的两具尸体,现在称之为活尸更为合适。

夏原脚步极快,白湘浅被他夹在腋下一路飞驰。

身后是“呼噜呼噜”不断吞咽的声音。

“闭眼。”

白湘浅心底一沉,听话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只觉身子一轻,有疾风扫过脸颊,睁开眼时,夏原已是带着她站立在高高的树枝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