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找到山泉
A+ A-

忙连滚带爬的坐到一边,将他扶起来,却见男人包扎好的伤口,再一次渗出丝丝血迹。不由一阵懊悔,心知方才夏原为了救她,不慎撕裂了身上的伤口。

她在布包里倒腾出药粉,抬手就要扒男人的上衣。

夏原眸光一凛,漆黑的瞳仁里寒光一闪而过。

她轻声解释道:“你伤口裂开了,我给你上药。”

夏原攥住她的手腕,不让她动弹,寒声说道:“我自己来。”

她心中不爽快,哼了一声,将药瓶扔给他,嘴上又忍不住细细叮嘱道:“倒一点点在伤口上就好,我昨晚给你换了药,按照药效,你的伤口应该已经结痂,这药粉药效虽好,但多用无益。”

夏原脸色沉沉,声色沉冷的说道:“你背过身去。”

她在心底里比了个中指,轻嗤了一声,恨恨的别过头,道了声“谁稀罕”。

话毕,闭着眼睛,感觉到男人慢条斯理的撕开纱布,利落的撒上药粉,想起男人健壮有力的身材,赶紧捂着通红的脸蛋降温。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听到他问:“你在做什么?”

她不由的撇嘴,声色轻快的说道:“我想说,如今我已经找到山泉了,你最好对我客气点,不然我把你扔在山上,让你带着伤,自生自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话音未落,便被人提着衣领拎到溪边。

男人声色低缓沉稳,却让她无端生起了寒意,“之前你说村子里出现的病端,与这山泉有关,你方才只是差点掉进去就怕成这样,你说,如果我把你扔进去,到底是谁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挣扎了两下挣不脱,咬唇骂到:“你这个混蛋,忘恩负义。”

夏原慢悠悠的让她离泉水边又近了几分:“小丫头,没人告诉过你,不要惹亡命之徒吗?”

她嗤笑出声:“你夏家人哪个不是锦绣丛中长大的,好意思自称亡命之徒?不要脸。”

夏原哼了一声,慢条斯理的提醒道:“我一只手臂受了伤,要是一个不稳,你可就……”

她忙停住折腾,杏眸圆瞪,怒道:“你敢!信不信我鬼门十三针。”

夏原假意拎着她恍了两下,忍不住尖叫出声。

“也不知方才是谁要把我扔在山里?”

她瞳仁滴溜溜的转了绕一圈,果断装傻:“谁啊?谁说过这话?”

夏原冷哼一声,将她扔在草地上。

她在地上摔了个屁股蹲儿,咬牙暗恨,回头有这王八犊子哭的时候。

抬手抹了一把因惊吓而蹦出的泪花,恶狠狠的瞪了夏原一眼,蹲身去取水,嘴里止不住的念叨:“你要是敢在背后阴我,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夏原眼底闪过晦涩的笑意,问起她的姓名。

她眸光微顿,细声说道:“我叫香浅。”

瓮声瓮气的声音让他心底微微漫出笑意,“可是湘江的湘?”

她眼底闪过笑意:“不是,是檀香的香。”

夏原心中一顿,说不出是什么情绪。

白湘浅将手中的水囊递给夏原,拿了树枝细细的搅拌溪水,喃喃道:“我总觉着这水的颜色不对劲。”

夏原将她拉起来,并带着她站远了看。

只见溪水之中,竟含着一团团的黑气。

她想要凑近了溪水看,被夏原一把扯住衣领,“你小心些,掉下去了,可没人救你。”

白湘浅撇嘴,自袋子里拿出清矾倒进水瓢中:“清矾可以遇水会沉淀,如果水里有东西,半柱香的时间就会显形。”

她拿了手套带上,取出水里的絮状沉淀,只见沉淀物中多了黑色的斑点。

二人细细的看了,夏原突然神色一变,伸手打掉她手上的白色沉淀。

“这是虫子。”

白湘浅用木棍将沉淀物扒开,果真见里头有黑色的小虫子扭动。

“是蛊虫。”她心底一沉:“有人在村中水源下了蛊毒,导致村中人横死。巫蛊产于苗疆一带,这村子地处中原,又消息闭塞,若非遇上我们,只怕整个村子的人死光了,都没人知晓缘故。”

夏原用火折子点燃了沉淀物。

噼啪,噼啪的响声不绝。

“如果整个村子的人都取用这脉水源,只怕是人人都中了这蛊毒。我听闻蛊虫可以用火烧死,只是已经深入人体的蛊虫……”

白湘浅心下也是叹息:“蛊虫分为母蛊和子蛊,水中的这些小虫子显然是子蛊,中了子蛊的人,体内的蛊虫都听令与母蛊,只要除掉母蛊,子蛊便活不成。”

想起被她留在山下的两个侍女,白湘浅忙扯着夏原往山下走。

夏原被她扯了一个踉跄,揪着她的后领把人转了个圈面对着他:“你慌什么?赶去投胎?”

白湘浅被他噎了一下,头顶险些冒火:“救人,赶去救人啊!我有药可以阻止蛊虫进入人的心脉,这种蛊毒,发现得越早,越好治疗。”

夏原扯住她的手臂,拎着人往前走:“你记得路吗?就急慌慌的乱走?”

她不说话了,任夏原扯着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山路上。

好在夏原是个比她靠谱的,就这野外求生的能力,强了她不止一星半点。

当看到熟悉的人烟,白湘浅心里哗啦啦的流泪。可算是让她摸回来了。

夏原跟着白湘浅进了屋子,瞧见炕上挺尸的两个少女,嗤之以鼻道:“这是你家的侍女?真没用。”

主子没倒下,自个儿倒是先倒下了,还劳累主子以身试险去给他们寻解药。

白湘浅手脚麻利的在行礼里到腾出一直黑色的竹罐,放出里头的冰蟾蜍,嘴里还不忘回击他:“彼此彼此,你家的也好不到哪去。”

夏家的侍卫把自己主子给弄丢了,害得自家主子险些在荒郊野岭里丢了性命,论起废柴程度,夏家排第二,她白家可真排不上第一。

“这是我养的冰蟾蜍,它的涎液能解百毒,只是我没接触过蛊毒,不晓得冰蟾蜍的涎液有没有作用。不过好歹也能让两人的病情暂缓一二。”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