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次相遇
A+ A-

朱大娘子抱着孩子瘫坐在地,小声说道:“七天前,我让孩子他爹偷偷跑出去找出路,这村子了里耗的不是日子,而是我们的命啊,便是被除族,我也要带着孩子逃出去。”

白湘浅自怀中的锦囊中取出几枚丹药,分给朱大娘子,又亲自喂给云栽二人服下:“这是保命的丹药,你们先吃一颗。等会儿让亮亮拿出去分给外面的几个孩子,就说是我给他们的糖果,其他的一概不要说。”

朱大娘子拉着孩子要给她跪下,眼里满含希冀:“姑娘,您能救我们吗?”

白湘浅看了一眼睡得不省人事的两个婢女,二人是自她有记忆起就一直跟随在她身边的,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我尽力一试。”

见二人脉息趋向稳定,心下稍稍松了口气,对着朱大娘子说道,“带我去看看你们家用的水。”

一路行来,露重二人唯一与她用得不同的就是方才喝了两口水。仔细闻了一口桶中盛着的凉水,虽是没有腐味,却让她心底的怀疑更深。

“你们村中的水源在何处?”

“取用的是山上的泉水。”

白湘浅心思微转,当下便决定要去山上看个究竟:“此事你先不要同任何人说起,你帮我照顾好我的两个侍女,我去去就回。”

“若是旁人问起?”

想起哪位村中强硬的态度,她道:“就说我去村子外面请大夫了,其余的话,一个字都不要多说,尤其是你们村长。”

朱大娘子迟疑道:“姑娘是怀疑……”

白湘浅草草收拾了几件物事,闻言便同她悄声说道:“你们村长明知留下来是死路一条,却不准你们自寻活路,你仔细想想,他究竟意欲何为?”

眼见朱大娘子脸色大变,她会意一笑,头也不回的进了山。

朱大娘子心中对村长有了戒心,又有她施恩在前,她就不用担心留在山下的侍女二人会被其他村民算计了,朱大娘子定然会好好照顾她们。

紫霞医谷的人,人人习武,偏偏她自幼体弱,与武绝缘,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山路上艰难行走。

可惜她着实是高估了自己,眼见暮色降临,她终于承认,自己这是迷路了。

随意寻了一处山洞,在门口撒了些驱虫的药粉,她开始在心中盘算。

在山中先过上一夜,明日一早找到山泉,只要她知道病原,一定能制出解药。

“前提是,我能找到出路。”

回应她的,是山中传来的几声莺啼。

甫一走进山洞,便迎面扑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她步伐一顿,抬手扔了一颗石子进去。

咚。

除了石子的碰撞声,并无其他异响。

如今要她重新去找一个山洞是不可能了,人生地不熟的,晚上洞外只怕比洞中更危险。

以她这娇弱的身子,在山里吹一夜的风,怕是要交代在这里。

心下一横,拿着火折子悄声往里走。

洞中倒是干燥空旷,待她接着微弱的火光四下查探了一番,差点被吓出半只魂魄。

原因无他,阴暗的角落处,趴着一浑身是血的男人。稍稍松了口气,暗道重伤的人总比其他猛兽的威胁系数要小些。

“阿弥陀佛,医者仁心,既然遇上我,算你好运。”

白湘浅在洞中收拾了几个柴火点燃,待洞中亮堂起来,才腾出手将那人从阴暗处扒拉出来。

入目是男子精致的眉眼,纵使重伤在身,男子也未显狼狈,反倒多了几分凌虐的美感,轻笑出声:“美男?这就更得救了。”

摸到男子掌心的厚茧,她嘴角的笑意更深:“还是个练家子。”

白湘浅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扒了男人的上衣,只见男子健壮的手臂上,有一条长至肩膀的刀伤。

刀痕不深,却是没有被处理过,此人晕倒在此,应当是失血过多所致。

毕竟再小的刀痕,不及时处理,也会引发一连串的炎症,也得亏此人身子康健,才能在山洞里坚持了这么久,遇到她。

她从香囊中倒出一颗火红的药丸,喂给男子吃下,忍不住又摸了一把他光滑的脸蛋,笑道:“这可是紫霞医谷的凝气丹,任你再重的伤也能保你一口气,我也就得了两颗,你醒后可得好好报答我,十万两银子要一个不少的给我。”

她是个能没日没夜钻研医术的奇葩,与紫霞医谷少主紫东荀并称“紫霞谷二疯”,除却医术以外,她还有一个致命的喜好——钱。

重生前后的她,都深知钱财的重要性。

钱财——横行世间的不二法宝。

身为一个医术高强的神医,时常还能故作神秘的神棍,咳,她的敛财之能,连一向同她不对盘的紫东荀都只能甘拜下风。

布袋中的药粉俱全,将男子手臂上的伤口包扎好,她已是累得眼冒金星,双眸一合,便靠在墙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

耳边是男人粗重的喘息,白湘浅喉间一阵窒息,猛然睁开眼眸,拼命的挣扎起来。

“别动。”

她攥住男人握住她喉间的手掌,勉强吸了口气,声色沙哑的斥道:“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姑奶奶费心救你,你竟然……”

熟料男子脸上的神色愈发冷硬,厉声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她脑子一懵,神色莫名的看着他:“啥?我当然是救人啊!”

男子冷冽的神色暗含杀气,声线低沉:“救人需要,需要扒光我的衣服?”

男子阴沉的脸色,入了她的眼里,莫名多了两分气急败坏的意味,险些噗嗤笑出声来。

敢情还是个保守的小年轻啊!

衡量了一番二人的武力值,方才那人右手受伤,一只手就将她提了起来。

白湘浅悄悄打量男人颀长的身材,她在这人跟前,弱得跟小鸡仔似的,眸光微转,婉言说道:“我昨天见你受伤跟个死尸一样躺在洞中,因为不知道你伤在何处,所以才扒了你的上衣,你放心,除了你的上身以外,我哪里都没看过。”

她趁着男人微愣的功夫,拉扯下男人的手掌,一溜儿的从男人的手臂下逃脱,喘了口气,皱着眉头斥责他:“你这人好生不讲道理,我救了你,你不感谢也就罢了,反倒要杀了我。”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