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腐臭味
A+ A-

时至深秋,异常的风干气燥。

白湘浅走到马车后背,瞅了一眼物资。水囊已经快见底了,抬眼这日头还正大着,眉间微蹙,轻声吩咐身边的侍女:“云栽,去取一些水来饮。”

“姑娘,方才我让露重去瞧了,这几里地都没见到水源,照着咱们这个速度,天黑之前若是找不到落脚的地儿,今日怕是要在山中露宿了。”

云栽也是满脸的愁云,一行人连日赶路,眼下早已被这燥热的天气折腾得喉咙生火。

白湘浅看着山上草木枯黄,叹道:“天干物燥,此地气候反常,最易生病端。”

三人顺着山路行使,直到落日西垂,才见到些许人烟。

山麓的地带,宽的很,却仅有十几户人家零星散落在这儿,一眼望去也是一片荒芜。

白湘浅掀帘下了车,眼尖的瞧见村口站着几个玩耍的孩童,脸上的笑容深了些许,上前轻声问道:“小朋友,你们家大人呢?姐姐想去你们家讨口水喝。”

几个孩子倒是第一次见到长相如此秀美的女子,争先恐后的拉着白湘浅往村子里走,嘴里不住的喊着“神仙姐姐”。

一行人在院子里坐下,云栽迫不及待的到井边打了水饮下,灌了个透心凉,直呼爽快。而露重提了水囊,进屋同主人家借柴火。

白湘浅幼时被人算计中了剧毒,白家家主亲自把她送到紫霞医谷求医,这些年在谷中仔细将养着,珍贵药材都不知用了多少,才有了几分康健的模样,平日里的饮食也是精细得紧,生水这等寒凉伤脾胃的,她是万万碰不得的。

露重行事稳重,得亲自去将凉水烧开才敢端给她,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先去喝口水凉快凉快。”

屋子里传来露重高声迎合,白湘浅抿唇笑了笑,招呼着几个孩子过来玩闹。

她本是现世的一名外科医生,因为一场车祸寄生到了年幼的白湘浅体内,在紫霞医谷求医十年,也是学了不少东西。

“姐姐来看看你们几个。”说罢,白湘浅给眼前的小童挽起衣袖。

她方才就察觉到,几个孩子行动举止虽是活力十足的模样,唇部却是鲜红似血,眼下接触了,更是看出几个孩子脚步不稳。

心下一沉,细细看了看小童手臂上的血管纹路轻声问道:“你们平日里常吃些什么?”

这孩子血管已经是浓重的青黑色,这番模样,定然是不寻常的。

所谓病从口入,一连几个孩子都是这般模样,想来是村子里的常用之物出了问题。

听着几个孩子报出的一连串的吃食,她心下沉吟,都是一些五谷杂粮做的小玩意,听起来也没有异常。

未等她细想,却听厨房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呼。心下微沉,连忙进屋查看,同争相往外跑的云载露重撞了个正着。

这户人家主人是朱大娘子,前些日子家中的男人出货未归,留下他们母子二人在家中,方才正是她与露重二人一起在厨房忙活。

眼见露重二人一溜烟就跑没了影,白湘浅秀眉紧蹙,对着瘫坐在门槛上的朱大娘子问道:“她们这是怎么了?”

朱大娘子闻言一惊,脸色越发青黑,喃言道:“刚刚两位姑娘正在烧水,突然就说腹痛如绞,我给她们指了茅房。”

白湘浅眸光扫过朱大娘子嫣红的嘴唇,伸手拉过站在她身后的小童,这孩子正是朱大娘子的亲生儿子唤亮亮。

“你瞧他的手臂,血脉纹路青黑,你家孩子的呼吸也比常人粗重些,你们村子里可有祖传的病症?”

熟料朱大娘子却是惊呼出声,死死的抱住孩子,哭道:“我就说这村子不能住了,可是族中的长老偏偏不听,说是天罚,咱们烂命一条死了便罢了,可是孩子们还这么小……”

两人这番说话的功夫,云栽二人相互扶持着出来,径直走到屋子中间倒下。

白湘浅大惊,同朱大娘子手忙脚乱的将二人扶到炕上。并给二人探过脉象,脉象微弱缓慢,呼吸粗重,双唇嫣红,同孩子们是一样的病症。

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侍女,白湘浅轻叹道:“你先告诉我,我这两个侍女这番状况,可是与你们村子有关?”

朱大娘子神色恍然的站在床边,白湘浅摔了茶杯才让她回神,战战兢兢的问道:“姑娘可是大夫?”

白湘浅颔首,清冷的眸光直直的同她对视:“你现在如实告诉我,你的孩子可能还有救。”

朱大娘子带着孩子跪下,神色惊慌,哆哆嗦嗦的说道:“去年开始,村子里的人便开始接二连三的病倒,不过几日人便没了。最开始出事的是老人,后来青年人和孩子也相继病倒,大家伙想要搬出村子,村长却不许,说是要把出去的人除族。咱们世世代代都在这片土地上讨生活,若是出去了,只怕连容身之地都没有。”

白湘浅心下叹息,当今的人最在意的便是宗族,群居的力量巨大,若是被宗族排斥,先不说这些人心里能不能过得去这一关,一个被除族的人,是无法在当今世道立足的。此处山路崎岖,消息闭锁,也不知这些人多少年没有走出去了。

除族,可谓是最严厉的惩罚了。

对于外边世界的恐惧,以及村长的威胁,导致这些人怀着侥幸挣扎在生死的边缘。

“带我去看看你们常用的吃食,你家孩子症状不浅,需得尽快治疗。”

朱大娘子忙带着白湘浅去看了家中的米粮,扑面而来的一股怪异的腐味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

所有的米面,蔬菜,都有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年了?”

朱大娘子点头道:“去年开始,这些庄稼都带了味道,只是瞧着同平常无异,咱们穷苦人家,也就只能将就着吃了。”

白湘浅伸手抓了一把米,“米面带了腐臭味,我当真是闻所未闻,这些入口的东西出了问题,你们怎么还能继续吃下去,不要命了!”

  1. 第1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