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他担心她
A+ A-

暗红的眼闪烁着狂炽的火焰,男人眉宇间满是邪狂之气。

把花百合抱起往车里走去,此刻的他有多伤心欲绝,从花浅浅身边经过,眼中充满着怒气。

花度国从后门偷偷的溜走,像这种情况还是先逃命比较好,以后再找机会算这笔账。

宫寒瞳孔中的暗杀者:“这个女人交给你处理。”

“是,宫先生。”

讽刺的笑,还不知悔改,花浅浅手指抓在地上,“我不会放过你的,花百合我让你下地狱。”

心声:花百合,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也不会让你得到宫寒,韩星辰的认可,绝不。

这一次花浅浅的计划失败,被宫寒狠狠的教训一番,算她走运,下一次可没那么容易从我手中逃走。

“计划失败了,她被宫寒所救。”花浅浅严肃的说:“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电话里的女人愤怒,房间的化妆品全部被她一手扫在地上,冷冰冰的语气:“我给过你很多机会,但你这一次为什么要让宫寒亲自废腿,我告诉过你,不许伤害他,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简直就是一个泼妇。

花浅浅紧握的拳头,她的人生为什么要让别人来操作,她不甘心,她现在能够依靠的人只有电话里的她,她要改变这一切的命令,不被任何一个人操控。

韩思雨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之前所受到的耻辱,都还给你,我会让你落到一败涂地,让你输得一无所有。

“可别忘记了,你的把柄还在我手上,不想被暴露,最好听我的。”

“你威胁我!”

“韩大小姐,我怎敢威胁你,不要妄想找个人来解决我,一旦我死了,那么就会暴露各个城市,最好给我听清楚,马上给我找最好的医院,否则……”

“你……”

掉落在地上的手机,韩思雨万万没有想到,花浅浅会反过来威胁我,如果被我哥知道该怎么办。

不行,不行,我绝不会让那个人威胁到我。

她被我抓住,宫寒宁愿放弃一条腿,也要救她,然而韩星辰傻傻的站在那里,谁都看得出他那紧张的表情……

目光全在她一个人身上,把旁人无视,韩星辰一眼也没看我。

每想到那场景,花浅浅就像一根针刺痛她的心。

安静的停了下来,韩思雨很认真的说:“我可以帮你找最好的医生,但是一旦我做的那些事被暴露出来,你也休想好过。”

花浅浅皱褶眉头,没想到大小姐也能变聪明一次,不错,不错,值得奖励。

“就这样,保持联系。”

花浅浅想:等宫寒玩腻了花百合,她一定新帐老账一起算。

在花百合房间宫寒整整三天没有闭眼,一直坐在床头边,等待她清醒,脖子上的痕迹还没完全消失。

宫寒冷冷的拿出一支香烟,叼在嘴里深吸一口。

夏夜轩掏出打火机去点烟。

“宫先生,已经三天没闭眼,这样下去身体怎么熬得住。”夏夜轩关心他。

又一阵微风吹拂宫寒凌乱的头发,后院子的百合花已经开放,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嘴里拼出两个字,“百合。”

原来百合花的可以倒过来,她就像一朵永远被人惦记的百合花,永远单纯,平凡,有时候傲慢无礼。

嘴角不自禁挽起一抹苦笑。

他想要去保护她的心,已经由不得自己去做主,反而被什么所牵引。

“她什么时候醒过来。”宫寒的声音有些嘶哑,“如果你们治不好她,我让你们睡大街。”

医生们回过神,跪在地上说:“宫先生,她受到刺激,不愿意清醒过来,除非是她最信任的人,也许能够唤醒她。”

宫寒站立起来,气势汹汹走过去,抬起医生的下巴,“我要你们有何用处,我叫你们来是想办法,不是来听你们聊天的。”

“宫先生,我们所描述的都是事实。”

“滚~”

还有被所有人抛弃的画面,被亲生父亲推下悬崖,母亲躺在医院苦苦等待的那个人,直到死就没等来,母亲一生所换来的,却是败在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手上。

花百合眼中流着泪,皱褶眉头,这些就像是她的噩梦,缠着她不放。

我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我不会放过你的。

从噩梦中惊醒,坐立在床上,紧紧的抱着双腿。

她不知道从宫寒口中所说的保护究竟会是多久,经历过一次,只想一个简单的生活,为什么就是这么难。

推开房间,百合已经醒过来,他应该感到高兴可为什么看见这一幕,他的心揪起痛。

大手抱住她,轻轻的拍打……

“女人,你哭起真的很难看。”

“谁说我哭了,”花百合冷冷的说:“你才难看,你全家都难看。”

“……”

“我饿了,”她强势的地说:“带我去吃东西吧!”

“我说难看就是难看,”宫寒有趣的翘起嘴,“昨天的话再说一遍给我听,当时我没听清楚。”

“我不记得昨晚说了什么了。”她就是故意不说。

宫寒仿佛要的就是她这个窘迫的反应,哈哈笑了起来。

逗她实在是太有趣了。

宫寒不时偷亲花百合,抚摸她,挑逗她。

佣人们围在窗前,盯着宫寒的背影犯花痴。

“你说他到底跟花小姐什么时候有这么深厚的感情。”

“不知道,看上去很宠她。”

“少爷真帅……你说我以后会不会遇见像少爷这么帅的人啊!”

“别做梦,少爷是你高攀得起的吗?”一个佣人很打击她。

“如果我能够遇见像这么帅的人,我这辈子就知足了。”佣人一边擦玻璃一边说:“少爷平时有点凶,但还是很讨人喜欢。”

“我说你该不会喜欢上少爷了。”一个佣人讽刺的说:“少爷高高在上,你啊!还是趁早把梦清醒过来。”

只不过,有的爱慕大过于畏惧,有的畏惧大过于爱慕。

没有人敢去招惹这样的男人,远远看看就好。

“不过说真的,他跟花小姐真配啊。”

夏夜轩走到佣人面前轻咳了几声。

宫寒放肆邪恶的笑了:“女人你好大的胆子,敢挑战我的忍耐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