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敢伤她一根汗毛,我让你下地狱
A+ A-

花浅浅一步又一步的逼近,***逼近她的额头,嘴角动了动:“不想她死,可以啊!宫寒我要你废掉一条腿,就放了她。”

花百合眼泪流露出来。

其实他不值得为了我这种女人而废去一条腿,不值得,他是堂堂大少爷,又怎能因为我而受到威胁。

“我答应你,放了她。”宫寒冰冷的回答。

如果宫寒因为我而废去一条腿,那我宁可去死……

她活着就是一个祸害,根本不配拥有这些。

“你要杀就杀我吧!何必牵连其他人,动手吧!”

花浅浅走到她面前,抬起下巴:“我都不忍心在这张脸上划几刀伤疤。”

“你敢!”

花百合心烦意乱的说:“恶心,怪不得韩星辰不爱你,像你这种歹毒之人,根本不配拥有爱。”

花浅浅的脸色越发难看,起身就要耍横,这时晨妈急匆匆而来:

“是你横刀夺爱,一切都是因为你。”

就在花浅浅不留意的时候,宫寒反过手抓住甩开花浅浅手中的抢,就被伸过大手从地上把花百合拉进怀里,稍微带了点力。

身边传来抽气的声音。

花百合结实撞在他胸膛,属于宫寒气息包围了她。

她猛地抬头,眼泪不知不觉流露出来:“坏蛋,坏蛋,大坏蛋,说好的要保护我啊!”

众人睽睽之下,宫寒吻住了她。

然而接下来的,恐怕更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花浅浅回过声,抢过穿西装的黑衣人手中的棒子,到处乱打,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愣着干嘛?给我上。”

这一群人全部朝花百合攻击,宫寒拉着她一脚踢开,韩星辰心存嫉妒,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啊!”花百合叫了一声,这是她第一次遇见打架斗殴,一直在颤抖。

凭什么她要去讨好一个男人,花百合只是一个眼神,就能轻轻松松的勾引过去。

她那一点比花百合差。

她竟能跟宫寒接吻,受到很多对待,这个骚货,连韩星辰也被她迷的团团转。

花浅浅不甘心,心存嫉妒。

她做了什么,连宫寒也被勾引进去了。

花度国表情复杂极了——花百合有宫家保护,再对她下手,恐怕难上加难啊!

旁边的其余董事长也回过神。

花度国后知后觉:“你回来了,来,走爸爸这边来,好好看看你。”

“别在我面前演戏。”花百合说:“我不吃这套。”

花度国一口气没提上来:“爸爸以前做错很多事,原谅爸爸好吗?”

天啊,宫寒这个人物到底有多可怕。

不敢想象花度国会如此怕他。

“宫少爷……”他的腿软得又想下跪,“请你原谅我吧!我这一次真心知错了。”

“花董事长,”夏夜轩严肃地说,“你跟花百合已经不再是亲子关系,所以请你放尊重一下。”

“是,是我以前真的瞎了眼。”

“你的行为会为你之前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花百合对花度国恨之入骨。

花度国奋起一巴掌,要朝花百合扇去。

花百合及时别开脸:“你想打我。”

“对,你这种野种根本不配活在世上。”花度国又抬起手。

“住手,我给你权利打他了吗?”宫寒愤怒,他的女人,由不得别人去打,只能是我打她的份。

花度国震然:“宫先生,她是我养了十七年的人,我打她理所当然。”

宫寒淡漠抬手——

夏夜轩立刻放开了。

花浅浅继续无理取闹下去,带着一群人继续围着他们不让。

花百合在这场斗争中,她感到害怕,恐怖,然而这一切却是花浅浅所造成的,她笑容变得很冷,她没有想到会牵连宫寒。

宫寒紧紧抱着她的身体:“别害怕,我会保护你。”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她这一次没有反抗,而是躲在他怀里:“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无辜被牵连进来。”

宫寒紧张皱褶眉头,他不怒反而笑了。

花浅浅打翻醋坛子的酸味:“你们谁都休想离开这里。”

花度国又傻眼地看着宫寒——虽然他笑容很清浅,看起来依然冷酷狂傲,可眼眸里盈盈的笑意任谁也不能忽视。

花度国心思沉重,他不明白宫寒为什么笑,花百合对她的态度极度恶劣。为了自己的商业高攀宫寒却没成功,反而被他教训一番,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为了花百合而陪葬。

他开始怀疑这两个人的关系,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韩星辰沉不住气,一手把花百合从宫寒怀里拉开,紧紧地抱住。

“放开我。”

“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不需要,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放开。”

在怀里挣扎中的花百合,对面的宫寒眼中充满杀气,一拳打过去,慌手忙脚的阻止这一切,以免两个人打起来。

“宫寒,韩星辰,你们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人。”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女人在一边待着。”

“花百合,我会拼了命,从他手中把你救回来。”

花浅浅有机会抓花百合,就在这两个人打斗之中,花浅浅狠狠地勒住她的脖子不放。

充满愤怒,失去了理智:“我要让你死,从这个世界上彻彻底底的消失。”

花百合用全部力气抓开花浅浅手中的绳子,敝的快喘不过气来,声音嘶哑“救命~啊!”

一脚一拳打在宫寒脸上,倒在地上,看见花百合被勒的快喘不过气,站立起来,跑到人群中一脚踢飞。

“放开她,你敢让她死,我让你下地狱。”

“你让我放,我就放啊!你是她什么人啊!我凭什么听你的。”

花浅浅没有停止手,反而更加放肆,一根细小的绳子勒住她,她坚持不住了……

花百合还剩下一些气息,嘶哑的说:“宫寒,我————爱————你。”

韩星辰听得仔仔细细,他失去了她,永远的失去了她,内心的伤痛,表现不出来,此刻的他比任何时候还要心痛。

紧握着拳头,怒气冲冲把周围的穿西装的男人打飞,爬在地上,一脚踢开花浅浅,这一脚的力度非常大,足以让她躺上几个月。

一手搂住她,抚摸她的脸,很亲切的说:“花百合你给我听好,我不准你任何事,给我起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