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控告花氏集团
A+ A-

慢慢地睁开眼睛,花百合看着简单又破旧的房间,再看着小女孩和奶奶,她也只不过十一,十二岁左右,而奶奶应该六十多岁左右了吧!

花百合努力回想昨夜究竟发生什么事,她明明记得有人推她,当时实在太漆黑,没看清楚那个人究竟是谁?

小女孩两只大大的眼睛盯着她看,摇晃了几下头,“奶奶,这位姐姐,不会脑袋被摔坏了吧!”

奶奶眯着眼睛微微一笑,一把手把孙女拉过来,“别吓唬姐姐,让她好好休息。”

老奶奶和小女孩退出房间,留下花百合一个人待着。她想着究竟是谁?要对自己置于死地。

难道是父亲,今天上午谈的那些话,还是花浅浅这个贱人。真搞笑,为了得到更多就可以随便置于死地,我不会放过那几个人的。

夏夜轩继续调查昨晚有那些人来过森林,在最漆黑的地方,有人推花小姐,那个人竟然是花度国。

夏夜轩带着电脑,来到宫先生身边,暖暖的开口,“宫先生,你看。”

电脑摆在宫先生面前,仔细一看,宫先生显得非常愤怒,拍打桌子。

“去控告花度国一家人。”

“是,宫先生。”夏夜轩退出房间。

我不会放过伤害她的人,让她下落不明,却逍遥自在。

最新消息sAL市,花氏集团千金,花浅浅不知什么原因,被关进派出所,具体情况不明。

“啪”花度国桌上的文件全部散落在地方,愤怒的踢桌子,茶杯摔碎一地。

继母的眼神从晴转变成阴,花百合你这个小贱人,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断,我让你生不如死。

眯着眼睛的花百合,嘴角微微一笑,真是恶有恶报,就不应该把这种人就在世上,贪婪的人终究会输的一踏糊地。

“姐姐你笑什么?”

花百合牵着小妹妹的手,动动嘴,“没事,你知道怎么才能从这个地方离开吗?”

“姐姐这里是渔家村,这里的人们,是靠打鱼为生,一直生活在海边,要从这里出去,只能坐船和那些渔夫一起出海。”

“啊!那你知道渔夫今天都出去打鱼没,我要赶快离开这里,我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

“不行的,姐姐,今天,明天,后天,都会下雨,这里的村民都不赶出去打鱼,台风很大,海水也要上涨,根本打不了鱼。”

小女孩不管是语言上,还是神情上,她都没有说谎,外面这天气看上去要下雨了。花百合只能耐心等到雨停了,才和渔夫一起出海,离开这里。

仔细一想,现在回去也是无用,花度国这个人,她实在太了解不过了,没达到目的,是不会善罢甘休,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他眼中的危险人物,就算是他的女儿,也同样会斩草除根。

花百合从床上下来,慢慢地走,走到窗户边,看着这磅礴的大雨,台风很大,外面没有一个人出海打鱼。

继母坐在客厅,一进门的花度国,遭到自己的妻子打。花度国一手把她甩在地上。

“花浅浅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花度国恶狠狠的看着她,把一切责任推在她身上,“看你教出什么样的女儿,她得罪宫家,这是她自找的,我也无能为力。”

“你去求求那个人,饶浅浅一命吧!”秦依苦苦哀求自己的丈夫,拉着他的手不放开。

花度国闭着眼睛,稍微动了一下嘴,“对方是宫家,去了也没用,还是认命吧!”

一脸不满的花度国,往书房去了,他没有想到花百合这件事,会引起宫寒的注意,是自己一时大意。

还好,那个人已经死了,既然花浅浅愿意做替罪羔羊,就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头上,女儿啊!不要怪爸爸心狠手辣,这段时间委屈你一下,等爸爸把事做完了,就来接你回家。

花浅浅一个人待在暗黑无天的地狱里,每天想着,爸爸怎么还不来接我。

“花浅浅这段时间你可能要委屈一阵子,你爸爸他不会来,你杀害你姐姐,我们警方正在调查,希望你老实交代。”

“不,不,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你们要相信我,肯定是那狐狸精故意编出的谎话,来糊弄你们的。”

“我们警方认为你的嫌疑最大,所以还不能放你出去,委屈你了。”

蹲在漆黑的角落哭泣,抱着自己,爸爸怎么能这样对待我,我是她女儿,他怎么可以把罪名推在我头上,怎么可以这样。

秦依在房间徘徊,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花百合来救浅浅,可是上哪儿去找她,她已经消失一周了。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救我女儿出来,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救她出来,不能让她在受苦受累。

韩星辰,他一定可以救我女儿,毕竟她是我女儿的丈夫,我这猪脑袋,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耶!

花百合你到底去哪里了,都过去一个月了,还是没有你的消息,如果你还活着,就跟我联系好吗?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谁啊!”

花夫人站在门口,打开的人是韩星辰的管家。

管家一手拦住秦夫人,“你不能进去。”

“让开。”气势汹汹的秦夫人,一直大喊大叫的,站在门外。

穿一身很简单朴素的韩星辰,从楼上走下来,散发出一种窒息的感觉,嘴角微微一动,“花夫人,这里不欢迎你,请回吧!”

“韩星辰你这个王八蛋,不得好死,我告诉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断,我跟你拼命,她还是你妻子,你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妻子,你有做到过丈夫的责任吗?”

“够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给我吃的什么药,如果不是你和她,让我吃一些精神分裂的药,我怎么会忘记百合,花浅浅和你们家落到这个地步,这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我无能为力。”

发完泄的韩星辰,冷言冷语的说:“管家,送客,以后这种人不必为她开门。”

“是,少爷。”管家伸出双手,让花夫人离开。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