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断绝亲子关系
A+ A-

花百合一直往前走,踩在海水,婉转优雅的对着他。

“你知道吗?小时候一家人来到海边,每一次看见爸爸妈妈牵着浅浅的手,一家人看起来很幸福的样子,而我了,只能一个人,还记得有一次爸爸妈妈带着花浅浅晚到很晚回家,我只能躲在被子里,一直等啊!一直等啊!”

宫寒皱褶眉头,走到她面前,“以后不是还有我吗?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花百合伸开双手,感受风的气息,可她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陪伴,能够陪你多久了。

“走吧!我们去那边走一走。”

“花百合,你这是在逃避我的问题。”

花百合犹豫了几下,才慢慢地开口,“没有,我以前不开心的时候,都会一个人在海边走一走,把烦恼都吹走。”

花百合从海水中走出来,拉着宫寒的手,一直往前跑,玩前跑。

晚上的时候韩星辰从婚礼现场离去,大家都在寻找他的下落,韩家那些人也在寻找。

海边上没有其他人,包括花百合也不在现场,不会和小贱人私会去了吧!花百合我不会放过你的。

“妈咪,爸比,你看,韩星辰跑了,他一定和花百合私会去了,你们要替我做主。”

花季国风嘴抽了抽,一巴掌甩过去,“你自己做过的事自己心里清楚,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爸,你怎么可以打我,我做什么了。”无辜的花浅浅,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惹到爸爸生气。

宫寒拉着花百合去了山顶上,周围有很多很多的萤火虫,还有草丛。花百合睁着跟大的眼睛,看着四周。

花百合很感动,用手抓萤火虫,嘴角微微一笑,“你怎么会想到带我来这里。”

宫寒坐在下来,多余的衣服盖在死女人腿上,指着萤火虫说:“看你今天不开心的样子,所以就想着带你来这里。”

的确今天非常不开心,如果不是被花浅浅嘲笑,讽刺,我会落到现在这地步吗?也许我更加恨自己吧!

或许眼前这个人,对于我来说,就是家人,给我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

“其实吧!我觉得你没必要为我这么做,你是高高在上的宫少,而我只是低贱卑微的人。”

宫寒抬头看过去,微眯起丹凤眼,一边嘴角微勾了下,“死女人,你在想什么了,你觉得我想是那种很闲的人吗?”

“啊!”看来是我想多了,他这种恶魔怎么可能会安好心。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让我觉得很不安。”宫寒那样子有多高傲自大,不屑再开口。

花百合闭上自己的嘴,不再说话,坐在地上像一个傻子,望着天。

韩星辰,韩星辰,你在哪里!

花百合回过神,听见韩星辰失踪了,立马坐起来,往森林奔去,她担心他。

“喂,死女人,给我回来。”

一路追赶的宫寒,一手扶到花百合。花百合一手甩掉他,继续往前走。

花百合一直喊着他的名字,“韩星辰,韩星辰,你在那儿。”

花百合甩开后面的那一群人,一个人往前走,手机也没电了,只有月光照射这片森林。突然有一个人轻轻一推,花百合还没来的及抓住树枝,就从这里滚了下去,没看清楚那个人是谁?

夏夜轩一直往森林前方走,“花小姐,花小姐。”

花度国邪恶的笑了一下,死丫头敢威胁我,去死吧!然而离开原地。

宫寒身边的所有人都在寻找花百合,一遍又一遍的搜索死女人去什么地上。

夏夜轩提心吊胆的看着宫先生,缓一缓再开口,“宫先生,没有找到花小姐的下落。”

宫寒眯着眼睛,紧握着拳头,一拳打在树上,破皮而流血,愤怒的说:“找不到给我继续找,找到她为止,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死女人,给我活着回来,我不准你有什么事,听见没有。

“宫先生,你的手没事吧!”

韩星辰躲在某个地上,抱着自己,嘴角里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把你忘记掉了。”

宫寒折腾一下午,回别墅去了,剩下的交给夏夜轩去处理。

眯着眼睛一会儿,又醒过来,没找到死女人心里很不安,又坐起来,站立在窗户边看着皎洁的月光。

一个玩耍的小女孩在海边游玩,看见有一位大姐姐全身都是伤,决定救她。

夏夜轩等几人找到天亮,也没有找到花百合,把这片森林都找了好几遍,才离开,回到别墅。

“宫先生,没找到。”

皱褶眉头的宫寒,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更加气愤,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充满怒气的看着他。

嘴角微微一动,“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不见,她不会是这样的。去,给我查一下昨晚有那些人进了这片森林。”

“是,宫先生。”夏夜轩退出宫先生的房间。

我一定会找到你,你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带走你,死女人,给我听好,你必须活着回来,跟我斗嘴也好,求你别躲着了。

他不会放过花浅浅,花度国,这几个人,韩星辰要为花百合报仇,努力潜伏在这个女人身边,就是找到有利的证据,控诉她。

在没有找到花百合之前,他不会原谅对百合痛杀手之人。

“韩星辰,你这是什么意思,新婚第一天,你都要和我分房睡,我在你眼里算什么。”激动的花浅浅,一直大喊大叫。

韩星辰甩开她的手,闭着眼睛,嘴角稍微裂开,“够了,你让我觉得恶心。”

花浅浅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我让他觉得恶心,可笑,“韩星辰我告诉你,休想跟花百合在一起,我会慢慢折磨你们,折磨死你们。”

韩星辰咳了几下,放下手中的电脑,转过身抓住花浅浅的手,警告她的眼神。

“你敢动她,试试看。”

老奶奶拿着热帕子放在她额头上,每隔一个小时又去换一次,小女孩帮助奶奶打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