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A+ A-

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祝梓涵不知道自己是被冻醒还是被打雷声给吵醒。

刚刚醒来之时,她被近在咫尺的一张脸吓了一跳,随后才发现那是陈力。

他亲了她?

祝梓涵先是一愣,但随即释然,她记得自己晕过去之前还努力把他的脑袋移到自己胸口。

连这等私密部位都被他碰到,亲个嘴又算得了什么呢?更何况,这个时候的祝梓涵甚至不认为他们能够活着离开这里。

一想到这里,祝梓涵神色一黯,竟是主动吻住了吕宸,这一刻她真的没有太多的想法,为报恩也好,因为喜欢他也罢,总之,她吻住了他,夹杂着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而后,祝梓涵竟在这雷雨之中沉沉睡去。

她不知道她这主动的一吻对吕宸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这一吻对她的人生有多大影响,但相信再来一次的话,她依然还是会这么做。

此时,在他们一公里多的地方,也就是吕宸干掉那四个家伙的地方又来了另外一支队伍。

这支队伍荷枪实枪,阵容整齐,稍有经验的人并不难看出来,这些是军人。

他们是追踪那四人而来,是听到枪声之后赶来,又或是冲着吕宸而来呢?

这支足足有一个连的队伍在搜索完现场之后,很快在周边搜索了起来。

要不是有那大雨冲洗去大部分线索,要不是祝梓涵这名弱女子在二十分钟内拖着吕宸走了不止一公里,要不是他们倒下之地恰好比较偏僻,他们二人根本不可能避得开军队的搜索。

到时候是生是死就得听天由命了。

半个小时后,那支队伍将死人,将越野车残骸收拾一空,并很快撤离。

他们离开后不久,吕宸终于又一次醒过来。

睁开眼的那一刻,他发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起了某种变化,本来已经是必死的他,此时体内居然充满了生机。

那生机不知道何时出现,反正吕宸醒来的时候,它已经让他的内伤恢复了大半,内腑早已经完好如初,外伤也已不再流血,要不是骨头断得太多,这会儿吕宸甚至已经能够站起来。

这让吕宸很是愕然,怎么会这样?就算是未曾散功的他也不曾有如此恐怖的恢复力啊。

很快他便发现自己正保持着那个古怪的姿势,而且还跟祝梓涵嘴对嘴。

他能保住一条命,是因为这个古怪的姿势吗?

吕宸在一愣之后心中狂喜,此时他对于那《黄帝心经》已然没有半分怀疑,若非是那传说中的神书,又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夸张的效果?

心情一激动,这小子气息难免有些不稳,他正准备爬起身,按照以前他所熟悉的方式,眼观鼻,眼观心稳定一下心绪,哪曾想到他的嘴刚一离开祝梓涵的小嘴,气息立时变得越发的不稳定,不止是气息不稳定,连体内那些生机都隐隐有要流失的迹象。

怎么会这样?

吕宸吓得赶紧又把嘴堵了回去,他不确定这有效果,但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让一切回归到刚刚醒来之时的样子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没想到他们这又一次嘴对嘴,吕宸体内那些生机跟他的气息居然明显稳定了下来。

这也能行?

吕宸傻了眼,就算他研究过部分《黄帝心经》,也无法就此状况作出解释,也许关于此种状况,《心经》的后半部分会有注解。

不过此时吕宸想要去解读那后半部分却是不太现实,哪怕《心经》就在他怀里。

不到一分钟,吕宸又一次失去意识,这一次他却不是晕过去,而是睡着了,体内生机在为他疗伤之时也让他有种像是小时候躺在母亲怀里的感觉,再加上之前消耗明显过大,这一觉吕宸睡着很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着了的吕宸并没有再保持着那个姿势,而是将还跟他嘴对着嘴的祝梓涵紧紧搂在怀里……也许他在睡过去之前,还记挂着这妞会着凉的事吧。

而吕宸的这个动作,也意味着他的外伤已经恢复了不少,若非如此,身上骨头断了那么多的他根本不可能轻松将祝梓涵搂在怀里。

祝梓涵醒来时,雨早就停了,天空还多出一弯明月,看它所在的位置,不难知道此时时间已经是到了下半夜。

祝梓涵有点迷糊,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不是在家里床上,还抱着一个会散发暖气的布娃娃睡得不亦悦乎吗?哦,她头有点晕,大概是生病了吧……等等,她的脚还疼着呢,怎么会疼的?啊,陈力!

这妞迷糊了好一会之后终于是回过神来,当下浑身一震,这一震却也把睡梦之中的吕宸给震醒过来:“咦,你醒了……”

吕宸主动把嘴移开,不过手脚却还缠在祝梓涵身上,落点还相当的暧昧……

这小子右手从祝小妞颈下穿过,搭在她的后背,左手却是作龙爪手状抓在她胸前。

他的两条腿也不老实,竟是跟祝梓涵的玉腿贴紧得几乎天衣无缝。

不可否认,贴得这么紧是比较有效传递热量的方法,吕宸这么做无可厚非,至于那抓波龙爪手嘛,那完全就是意外,要知道,他可是在睡梦之中,这一却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吕宸说出话来之后也才发现二人的尴尬姿势,而此时祝梓涵已是尖叫一声,本能的想要蹦起来,却因为双脚受伤,只是勉强躲离到吕宸两米开外而已。

而这个时候吕宸却是呆住了……

靠,有,有反应?

什么有反应?小吕宸呗!

刚刚在发现那个尴尬姿势之后,这小子不自觉动了动龙爪手,弹性十足的感觉让他忍不住咽了嗯口水,而后他便发现自己起了反应。

吕宸那叫一个激动啊,这算不是算是因祸得福呢?

这一激动,他当即便蹦了起来,直扑向祝梓涵。

他这是要干什么?兽性大发吗?还是要验证一下他身为一个男人的本钱?

祝梓涵倒是没被吓到,她是又傻了。

躲来的那一瞬间,她已经想明白这里是哪里,他跟这个陈力之间又都发生了什么事,此时见到这家伙生龙活虎的样子,她那长时间被吻住,以致于有些发麻的嘴唇抖了抖,很想要问一句:“你不是快死了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19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