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A+ A-

换成是平时历练之时身上所带的装备,吕宸或许还能有一定把握能够逃离这里,可惜现在的他是被逐出家族,身无长物,除了两套衣服,他身上便只有刚刚三女给他的三件礼物。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吕宸也只能是寄望于这三件礼物能助他逃脱了。

想是这么想,但事实上吕宸一点信心都没有。

他太了解她们了,在不知道他将面临危险的情况下,她们所给的定情信物,更可能是珠宝首饰一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救得了他的命?

吕宸掏出宋宁轩所送的那只锦囊,果然从里面取出来一枚古玉。

如此品相的古玉,如果能够长年佩带,自然能够强身健体,神清气爽,就是此时吕宸触碰到那古玉,心中都能感到一阵清凉而冷静了不少,但这根本不足以让他摆脱困境。

一旦被发现,吕宸只怕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还谈什么长年佩带?

无奈之下,吕宸匆匆打开了吕荇妍给他的盒子……

竟然是这东西?

吕宸眼睛一亮。

这是一张好像是面膜一般的东西,但跟普通的面膜相比却是要透明得多。

这东西的存在知道的人并不多,确切来说只有两个人……吕宸跟他爷爷吕廣。

它叫易容面具,存世至少已有数百年,很难想象得到,数百年前的人能够制作得出如此巧夺天工的易容面具。

有这么一张面具在手,吕宸完全能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变换出好几十种面容。

这不是传说,要知道,一个人的五官只要稍稍多一点变化,看上去便会成为另外一个人,而这一张易容面具,却能够让吕宸随意改变五官外形。

这一刻,吕宸也明白过来,为何吕荇妍出门的时候会遇上他爷爷了。

很显然,这东西绝非是吕荇妍原本要送给吕宸的礼物,而是她要给吕宸的东西在出门之前被吕家家主吕廣调了包。

那几个丫头想不到吕宸会遇险,但身为家主,同时又是吕宸亲爷爷的吕廣当然不可能会想不到。

没有时间多作思想,吕宸很快戴上面具,换了另外一副脸孔,而后继续躺着装成普通人。

吕宸无法确定三大世家为了杀他下了多大的决心,如果是不惜一切代价要他命的话,那么就算是一个刚好路过的普通人也不一定安全,因为,宁杀错,勿放过……

这也是吕宸没有马上离开的原因,真要是这样被干掉那也太冤枉了些。

这些年的历练此时给了吕宸极大的帮助,尽管处于危险之中,但吕宸依然还是让自己的心跳还有气息跟普通人熟睡时的状态保持一致,就算再有经验的老手,也很难从这一点上发现破绽。

他这一躺又躺了足足一个小时,危险的感觉已经有二十分钟没有出现,敌人已经走远了吗?

吕宸睁开眼睛,以他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又给自己换了一张脸,而后,他在这所空房子里找到一瓶烈酒,往嘴里灌了几口之后又倒了一些在身上,又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做完这些之后,吕宸终于是踏出了门。

也许他没有猜错,三大世家派出来追杀他的人没有在这个区域发现他,此时已经撤退或是转移到别的地方。

尽管如此,吕宸还是相当小心。

此刻的他,扮成的一个酒鬼。

虽然这里是燕京,是一国之都,可以说是不夜城,但敌人既然是有备而来,自然会用一些普通人想不到的手段,来避免更多不必要的人出现在这里。

也就是说,除了喝醉酒的酒鬼之外,这个时间基本上不可能会有陌生人出现在这里。

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吕宸方才走了两公里。

会走得这么慢,却是由于吕宸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

这并不奇怪,敌人主力或许已经撤退,但撤退之前却多半会留下一两个人在这里盯着。

大概是吕宸扮得太像,之后他又没有了被盯上的感觉,为此他松了口气,正打算换个方向闪人。

可此时前方不远处出现的一条人影却让他心头一凛……

“吕宸,我知道是你……”那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黑色合身皮衣,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

吕宸认得这名女子,她是宋家的人,宋宁轩的堂姐宋宁如,这女人跟宋宁轩向来不对路,真要是被她识穿身份,吕宸可不认为她会好心放他一马。

吕宸没有说话,而是带着醉眼斜看着宋宁如,嘴角还咧了咧,带着一丝邪笑。

他不知道宋宁如是不是在诈他,在知道自己一被发现便绝无幸理的情况下,除非确切知道敌人知道识穿他的身份,否则吕宸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

但吕宸错了,宋宁如真的已经认出了他:“吕宸,不用再装了,就算你演的再怎么逼真,往身上倒再多的酒,也掩盖不住你身上原来的气味,我永远也忘不了的气味……”

说出这话的同时,宋宁如一个闪身到了吕宸身旁,竟然把脑袋凑到吕宸胸膛处长吸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吕宸也见到宋宁如手中寒光一闪,多了一把利刃。

看着那利刃带起的寒光直奔向自己面门,吕宸眼神微微一凝,心中竟然没有半分害怕,有的只是一声感叹,没想到他吕宸最终竟会落得如此结局。

那道寒光从吕宸眼前一闪而过,却没有伤到他分毫,却是朝他身后射去。

随后吕宸听到身后传来两声惨叫,当中还有一个声音惊叫道:“二小姐,你……”

声音戛然而止。

吕宸回转身,看到的是宋宁如从左手摘下一只手套,虽然已然散功,但多年习武,吕宸的眼力依旧要比普通人强得多,他只一眼便认出来,宋宁如手上那只手套跟他吕宸的左手在大小方面一般无二。

“宋宁如,你这是……”

吕宸话未说完手臂已是一紧,宋宁如拉着他捷行如飞,迅速离开现场。

十分钟之后,二人已经到了五公里以外。

“宋宁如,谢谢……”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吕宸并没有笨到问她为何会救自己,因为他知道原因。

宋宁如看着吕宸,呼吸稍稍有些急促,不是因为刚刚跑得太远,而是她的情绪不是很稳定:“你心里从来都只有凝萱,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我哪里比她差了?就算到了这种时候,你仍旧不肯喊我一句小如……”

宋宁如越说越是激动,到最后甚至一把抱住了吕宸,疯了似的抱住他,吻他。

功力尽失的吕宸被顶在墙壁之上,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况且这个女人刚刚才救了他,他也知道她恋着他好长时间,无论是哪一点,吕宸都不愿意再伤她的心。

好半晌,宋宁如才停了下来,却埋首于吕宸怀里低低哭泣,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分之前连杀两人的威势?

“小如……”吕宸改了口,宋宁如的心意他当然知道,只是之前他根本无法接受。

他这一声“小如”,听得宋宁如浑身一震,连哭声都停了下来,却听吕宸继续道:“他们没告诉你我为什么会散功吗?”

“我修习的秘技必须保持童身……”吕宸接着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敢接近你们了吧?”

反正吕家已经出了内奸,这个秘密根本不可能保得住,吕宸也没打算再隐瞒。

当然,他也生怕自己要是不把话说清楚,回头宋宁如会选择跟他同归于尽。

生不同衾,死同穴!

这不是不可能,宋宁如的性格本来便很是极端。

宋宁如此时也已经恍过神来:“你是说,你之所以会散功,是因为三天前你把凝萱她们……”

宋宁如没有把话说下来,但她的意思却是很清楚:你吕宸就是因为三天前把宋宁轩三女给办了才会散功。

“不……”宋宁如很快又摇头道:“为了吕家,以你的个性是不会这么做的,难怪那天是凝萱她们把你给……”

说到这里,宋宁如神情一僵,要不是吕宸提起,她怎么都想不到,那三个平时柔弱非常的小妹妹居然会主动把吕宸给逆推了。

不过很快宋宁如眼睛便是一亮,这对她而言也许是好事也说不定。

如果吕宸不散功,她将永远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但现在他既然已经散功,自然也就不用再戒女色了。

再次抱住吕宸,宋宁如泪水未干的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随后,那只跟吕宸的手一般大小的手套又一次出现在她手上。

下一刻,宋宁如戴着手套的手已经击在她自己胸前,一口鲜血立即便喷了出来。

“小如,你……”吕宸扶住宋宁如,咬了咬牙,他知道宋宁如这是要以苦肉计掩护他离开。

但他话还来不及说完,便见宋宁如右手往下一捞,正好抓住了小吕宸。

吕宸因此猛的一颤,随即他感觉到老二微微一疼,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扎到。

此时宋宁如也凑在他耳朵边说轻声说道:“我已经留下记号,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