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好好活下去
A+ A-

凤倚栏抿抿唇,回头温柔的看向商弋,“弋弋,听母亲的话,要努力活下去。”

没等商弋回答,她就开始发起了攻势。

凤倚栏手中的长剑诡异般变成流线型,纤细中似乎蕴含无穷无尽的力量,速度好像风速那样锐利,蓝骁眼神一凛,挥了挥手,后面的人全部消失,“凤倚栏,你已经被通缉了,现在做这些无谓的挣扎又有何用?莫非想要找死…”

商弋只看见一阵眼花缭乱的光芒四射,具体招式却看不清楚,但大概移动轨迹方程她却明白一些,霎那间,商弋动了。

一个小孩子,想要干什么?又能干什么?

至少这里的人都认为她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

但是…

出人意料的一面发生了,商弋的速度不算很快,但她手中的光球却是暴厥着可怕的力量!

在无意间,商弋的瞳孔也变了色,由浅及深,但是没人注意到这一细节,不过马上他们就意识到了这个小男孩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

因为商弋的动作,力量都不容小觑,甚至还在受重伤的凤倚栏之上。

“怎么可能,区区一个四岁的小孩而已,不但已经学会了修炼,力量还到了如斯恐怖的地步……”蓝骁心里惊讶。

蓝骁眼睛一闪,“应该是凤倚栏早早就做了防范,不过这样也不错,至少我们知道了这个小孩的天赋大概,没想到在我的意料之外!哈哈哈,这种天赋,未来不可限量,我这次完成了任务,组织一定会奖励我的!”

若是让他们知道,商弋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别人的指导,恐怕就不只是惊讶这么简单了。

商弋小小的身体里发出一股凝重的气息,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仔细看,就会查出她的情绪有多起伏不定,因为她不确定能打败这些人带走母亲安全离开!

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这一刻,她加重了要变强的决心。不为别的,只为自己与母亲。

“快,抓住这个小孩,我要活口!”蓝骁的声音由激动变得刺耳。

商弋的身影突然消失。众人神经紧绷,不敢大意。突然,周围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商弋,不用说,那是虚拟的分身!

一个刚刚满四岁的小孩居然学会了这种极难练成的分身之术?蓝骁嘴唇紧抿,他都有点想除去这个可怕的天才了!要知道,这么好的天赋,长大了会是什么概念,将危险抹杀在摇篮之中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蓝骁的目光有些狂热,但他不能杀了商弋,也不敢。媚上欺下?他没胆用自己的命来赌。

凤倚栏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娴美的脸上出现一抹无奈,她本想让商弋远离这残酷的世界,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吧……

生在这里,除了努力变强生存之外别无选择!至于隐世,又不是和平盛世,哪来的隐世?

一厢情愿罢了!

很快,凤倚栏就出在了下风,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商弋的分身术破灭,但却让蓝骁发现了更深一步的惊喜!

因为刚才的分身术,居然是幻术。

那么奇特的幻术,把他都糊弄过去了,不得不说,商弋的天才之称落实了!

商弋感到了棘手,她虽然还小,但自从出生起就会思考问题,至于说话,她在胚胎里就已经可以用精神力和别人交谈,这些能力仿佛天生就有,不过尽管商弋聪明无比,她的观念还没有完全形成,很容易被人误导。现在想培养一个无情残忍的杀人机器还不是动动手的事。

蓝骁当然想到了这一点,于是更加疯狂了,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商弋活禽过来。

商弋的处境很危险,凤倚栏想去救他也是有心无力。

就在凤倚栏分心的时候,蓝骁蓦地消失。这个能影响到商弋的人,必须得死!除去一切弱点,这是进入‘残e’组织的最基本条件。

“噗~!”

商弋生感不妙,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一回头,便看见母亲被袭击重伤的一幕,蓝骁不打算放过凤倚栏,集中力量重重的在凤倚栏破碎的身体上留下致命一掌!

“母亲!!!”见此,商弋的功势一乱。一见商弋露出了破绽,周围的人立马围住她,不让她踏出原地半步。

凤倚栏艰难回头,对商弋温柔的笑了笑,唇瓣一启一合,那口型商弋却是看懂了,答应母亲,好好活下去…

凤倚栏的身形逐渐消失,就这么在商弋眼前,消失了……

那头青丝如墨,飘洒如飞,簌簌长风,逐渐透明薄弱,流光涣散,穿梭于天际缥缈…

商弋瞳孔放大,绝望的眼神里黯然无光,失去了一个孩子原有的色彩,死灰般的眼眸中波涛汹涌。

母亲…

蓝骁见麻烦解决了,就洋洋得意的对商弋奸笑,“看到了吧,这就是不服从命令的下场。”

蓝骁本来想给商弋一个警告,但是却不料刺激了有些昏辘迷茫的她。

此时,商弋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杀了他,为母亲报仇!

杀了他!!!

理智完全被情感冲散,商弋的眼眸中唯一的神志被湮灭,集中身上的力量,一道道古老的符文从她手中飞出,脑海里似乎有一道枷锁被打开,商弋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色彩,宛如一个死物般迷离。

“地狱嗜血-!”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死亡般的黑暗!

“啊啊啊啊!”

“噗~!”

到处,都是怒吼声,辱骂声,还有血肉横飞的惊恐。

因为,他们仿佛身处地狱!

蓝骁的双手不禁发抖起来,这个小孩,实在是太恐怖了,她的幻境,根本没有破绽,如果不是自己的自控力强,早就死了吧。

这是怎样的天赋异禀啊!

商弋解决掉这些人后,渐渐把目光转向了蓝骁,蓝骁一惊,暗叫不好,商弋的这种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商弋将手扶上眉心,口中念着复杂生涩的梵语,蓝骁管不了这么多了,赶紧炫光塔防,打算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商弋,不然死的是他!

商弋没了理智,出手就愈加毫无顾忌,甚至不惜燃烧灵魂来战斗!

蓝骁骂了一声疯子,连忙躲着商弋的无实质攻击,说是无实质,其实就是对肉体没有伤害,但是对于灵魂……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蓝骁的体力不支,这个时候才明白,商弋是在消耗他的体力。

“卧槽~!”

蓝骁被迫停住,化被动为主动,不过商弋会让他那么轻易得逞吗?显然不可能!

蓦地,商弋顿住了,然后……

手中多了一支笔,按理说,蓝骁不会为这支没有灵气波动的笔而担忧,只是…这支笔居然有着限制的威压,不仅如此,在它的面前,蓝骁深深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无力。他,没有胜算!

苦笑一声,蓝骁僵硬地移动了一下身体,正准备接受商弋的攻击时,突然听到物体倒下而发出的声音。

抬头一看,商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昏倒在地。蓝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个带着天生媚意的声音响起,“是你自己自裁,还是需要我动手。”这声音中虽然带着媚意,但是其中的可怕气息却泄露在外,让人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个人就是,‘残e’组织里的高层人员之一,他的上司—袖里珍。多少人能见过上司一面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他们是残e的顶梁柱,残e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贵象征!

蓝骁在心里叹了口气,商弋的命,比他重要,无论是天赋还是实力,都比他不知强过几百倍,而他刚刚想动手杀商弋,就已经算是送死。

冒着生命危险向商弋那边撇了一眼,才发现,那支笔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情况,估计袖里珍也是不知道的。

只不过蓝骁突然不想汇报给袖里珍。手,升起,血花四溅,却没有一丝落在袖里珍身上。

袖里珍当然注意到了蓝骁的异样,却没有过多在意,在她看来,那不过是临死前的心有不甘。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