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咬住了手帕
A+ A-

她不知道哪里有血光之灾。

但还是乖乖的避让开来了。

正要说话呢,明黄色车子里面伸出一双手,衣袖刺绣是龙舒利爪的图案,还来不及说话,已经被这强有力的肩膀拉到了华丽的马车中。

今天差点儿让人强扭做贼,也就罢了!怎会让人又轻薄至此,古代啊!古代的女子是讲究男女授受不清的,自己又是丞相府硕果仅存的唯一一个女子,一想到这里,她怒火中烧。

管你是何人,咬一口再说。

谁知道,还没有咬到对方,刚刚胳膊的位置已被一卷丝绢的锦帕给取代了,自己咬住了……一块……锦帕。

这才看着华丽马车,男子那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鸡蛋一样吹弹可破,映衬一星半点儿朝阳,整个人丰神俊朗,美艳不可方物,老天!真是狭路相逢。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那前天在相府见到的人——轩辕锦宸。

这人闲适的坐着,摊开的手已经拢在了衣袖中,她恍惚想起来,这几天在看历史的时候,这样的衣服不是一般的王孙公子可以穿的,罗千金也是博闻强识之人,仔细的一回想,这个想起来,这是……

天子……

再看,仔细的看。

这金龙是四爪,用的是抽筋断尾的工艺绣制出来的,是暗金色的线条与明黄色两种颜色交织起来的,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王爷了吧。

“你做什么?”

“让你在这里看戏,心疼你站的时间太长了,手脚疼。”一边说,一边掀开了车帘,外面的阳光落入了车子中,那又长又密的睫毛刚刚将碎金子一般的阳光给承接,微微的一笑,他风华绝代。

“看戏?”罗千金脸色有点儿红。

总之,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要说这人是好心,或者别人会相信,不过她绝对不相信。此人的眼睛邪佞的很,不但邪佞,还有一种冷漠,这凛冽的眸光带着一种狰狞与跋扈。

与刚刚那个女子比起来,小巫见大巫,那女子自然是小巫。

且看一看,今天解围的人会给自己什版本英雄救美的戏码,说看就看,投目看着车窗外面的一片天地。刚刚那个内侍监看着那女子丢在地上的荷包,得理不饶人,“这位小姐,可惜了您的这双手。”

“我,我没有偷窃。”

“刚刚你也是这样子为难别人的,咱家还听说了,您刚刚问那个公子是什么人,好像还说要带着人家到你们家里面去屈打成招,这晴天郎朗的。”

内侍监看了一眼旁边的蓝天白云,好像真的是觉得心情闲适,不愿意在这样的朗朗晴空下酝酿什么阴谋诡计一样。

罗千金咬咬牙,心头微微一跳。

这究竟是几个意思,他们的耳目就这样厉害,已经知道自己遇到了险情,不过等等!为何要帮助她,这该死的男人出手相助是什么原因,莫非……

她不敢去猜测了。

“我是……是……东门将军的千金,你……您……”这女子刚刚跋扈的很,这时候吃瘪的厉害,一会儿看着旁边皮笑肉不笑的内侍监,一边偷瞄那华丽的马车。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